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廚師涉藏木棍六角匙 罪成囚 9 個月准保釋候上訴 官:或聯同「同道中人」參與破壞

2020/8/25 — 18:23

被告葉耀民在「遮陣」下離開法院

被告葉耀民在「遮陣」下離開法院

去年 11 月「三罷」多區堵路行動中,一名男廚師被指在大埔管有木棍及六角匙,他否認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並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罪。案件今(25 日)在粉嶺裁判法院裁決,主任裁判官蘇文隆表示,被告證供疑點重重,違反常理,並指木棍可用作敲打交通燈及巴士車窗,六角匙可用作拆欄杆;由被告齊全的裝備,如護目鏡、防毒面具等,可見他立心破壞,認為他打算聯同其他「同道中人」參與不少罪行,最終裁定罪名成立,判監 9 個月。被告獲准以 5 萬元保釋等候上訴。

被告葉耀民(31 歲,廚師),被控於去年 11 月 12 日,在大埔安慈路的行人路管有一枝木棍(大約 14 呎長)及一包六角匙,意圖將其作非法用途。

主任裁判官蘇文隆在判刑時指,雖無證據顯示被告曾參與當日早上的破壞活動,但相信活動可在警員離開後死灰復燃,認為被告不是單人匹馬,而是打算聯同其他「同道中人」參與不少罪行,作大規模破壞、癱瘓交通。裁判官續指,由被告齊全的裝備,可見他立心破壞,準備長時間對抗警員掃蕩及可能會發射的催淚煙,最終判處他監禁  9 個月。被告獲准以 5 萬元、每周到警署報到一次等條件,保釋外出等候上訴。

廣告

自辯稱木棍用來製作瑞士卷 六角匙用作拆開機器

裁判官作裁決時表示,案發當日早上在大埔區內商場附近,有人拆欄杆及以噴漆塗污巴士車身,擾亂秩序;警方到場後不見破壞者,但現場有數以百計途人叫罵,用粗口指罵警方。其間,警員在行人路上將被告截停,在其背包內搜出涉案木棍、一包六角匙、一副泳鏡、一副護目鏡、一個防毒面具、兩支生理鹽水及口罩等物。

廣告

裁判官指,被告自辯稱工作的麵包店中一直都有用具不翼而飛,發現家中有用來製作瑞士卷的木棍,及用作拆開機器的六角匙,故打算帶回麵包店,但案發當日他無須上班。被告又指路經案發地點是因相約了友人到附近快餐店用膳,並準備在用膳後,在回家的路上前往麵包店,將木棍及六角匙交給僱主。裁判官認為店舖遺失工具是根深蒂固的問題,質疑被告為何一直都沒有察覺家中有可用工具,而是剛好在當日在家中發現涉案兩物,剛好於當日不用上班。

官質疑被告擔心警民衝突卻於案發地點逗留

裁判官同意被告擔心警民衝突,稱「口罩還未足夠,要帶備防毒面具;泳鏡還未足夠,要帶備護目鏡」,被告需帶備上述物品以防止眼睛被布袋彈、弓箭等擊中。但他認為被告為成年人,行路時會「帶眼」保護自己,在遠處亦可見案發地方有人聚集,質疑被告為何沒有繞路而行,卻逗留該處觀看約 10 分鐘。

再者,裁判官亦對被告說法感到疑惑,認為被告那麼害怕警民衝突,為何要留在是非之地,直言:「不害怕警方放催淚煙?」對於被告辯稱相約了友人,裁判官指被告逗留該處「不怕會耽誤與友人的約會?」,也不明白被告為何沒有致電已在快餐店等候的友人,警告對方該處危險,需另覓更安全的地方用膳,懷疑被告有否相約友人才路經案發地點。

裁判官稱被告證供疑點重重,違反常理,由其攜帶的全面裝備,包括護目鏡、防毒面具等,推定被告並非單單路過,而是做好準備「抗爭」,真正意圖為對抗警方。裁判官表示,木棍除了用作製作瑞士卷,亦可敲打交通燈、破壞巴士車窗;六角匙除用來拆機器,亦可用作拆解路邊欄杆,以供堵路之用,為香港近來經常發生的現象。裁判官認為被告目的是用涉案兩物癱瘓交通,造成阻礙;肯定被告是以兩物破壞公物。裁判官續指,警員證人對拘捕細節的作供並非本案關鍵,並表示接納被告僱主的證供,指僱主不知曉被告攜帶涉案物品的原因,認為控方舉證成立,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辯方呈遞了三封求情信,分別由被告、其僱主及認識了十多年的牧師所寫。辯方指被告現年 31 歲,過往無犯罪記錄,與父母及弟弟同住,被告事後感後悔;其僱主指他是勤奮工作的員工,希望快點可與被告一同工作。而牧師則提及被告曾參與義務工作,如派食物給拾荒者等。

案件編號:FLCC853/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