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任與杯葛立法會的行動藍圖

2020/8/17 — 10:21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籠外人】

人大日前決定現任立法會議員將延任「至少一年」,包括早前在被DQ主任DQ 的幾位議員都可以留任,而傀儡派人物都表示期望全體議員留任,這明顯是中共利用招安策略一面分化傾向留任的傳統民主派和支持杯葛的新世代本土派,另一面則想游說民主派留任以強化延後選舉的合法性。無疑,留任與杯葛,兩者有利有弊,難以界定那一者比另一方案更優秀,故有說民主派可能會進行民調來決定去留,筆者100%同意此方法。但筆者認為關鍵並非留任與杯葛的決定本身,而是留任與杯葛之後的行動藍圖,不論最後決定如何,政客有責任說明他們下的決定會如何幫助抗爭運動走下去;同時各派別要記住一點:抗爭陣營根本無分裂的本錢,請尊重現任議員的最後決定。

在闡述留任與杯葛的行動藍圖前,各派必須對這個立法會有一些基本的共識:

廣告

延任的立法會缺乏合法性。選民對原來的議員的授權只有四年時限,中共用「明天立的法律」去令「昨日延任議會的非法決定」合法化,剝奪人民原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是不義之舉。

立法會戰線作用極少。當政府能利用緊急法繞過立法會去訂立禁蒙面法,同時中共可以繞過香港的任何制度而自行立下凌駕一切的國安法,即使抗爭陣營保持三分一否決權,他們能做到的事只有拖延時間而已。

廣告

當了解到以上共識,不論留任與杯葛,抗爭陣營要做的事就是令延任的主法會的正當性不會變成正數,以及在不同層面反映跟政府相左的民意,以換取更多時間來製造變局機會。

如果現任議員留任,他們有幾樣事情必須做:

公開承諾只會擔任一年的額外任期。中共以疫情為由延後選舉一年,但如果一年之後再延期,然後繼續延長議員任期呢?明顯這是等同宣佈香港往後不再會舉行選舉,所以議員不可能在一年後繼續留任下去。議員們要清晰表達拒絕「萬年國會」的招安手段。

公開承諾不會贊成任何議案,即是只投「反對」或「棄權」。由於選民本身的授權只有四年,請問議員有何正當性去代表選民投贊成票?

就每一政府議案提出反建議。這是一個議員們展示執政意志的機會,議員投下反對票的時候不是「只破不立」,盲目反對,而是因為議員自身無正當性,反而要不斷提出民間的反建議,這樣才可證明議員留任並不是延續過去「永續抗爭」的論政手法。

留任議員擔任本土派的代理人。初選的結果反映選民世代交替的期望,但現任議員都無法反映這幫年輕人的聲音。那麼原本決定不角逐連任的議員,會否願意擔任這班年輕人的Plan B呢?筆者當然不會期望黃碧雲在議會中做坦克車暴力抗爭,但這些放棄連任的議員至少應該聘用初選勝出的年輕人做議助,發言內容也可交由他們撰稿,讓新世代的聲音不會被政府滅聲。

如果現屆議員不留任,抗爭陣營無疑會喪失議會作發聲的渠道,那麼他們必須和其他派別共同建立民間的連結網絡:

利用區議會網絡建立民意諮詢網絡。區議員辦事處可以成為市民的聚腳點,是抗爭陣營接觸市民的重要渠道,如果區議員為全港性的議題在地區內作諮詢,民調機構又可以利用議辦作民主投票的地方,收集到的民意可用作政策研究之用。

初選參與者成立「政策研究會議」。初選參與者(不論勝敗兩方的參與者)在無官方選舉的情況下,變成真正拿到一部分民意授權的人,他們又代表到比較廣泛光譜的市民,當區議員收集到民意後,由這些獲得授權的民意代表做政策研究,向政府提出政策的反建議。當然,市民不會期望政府會因此而調整施政,但這是一個破舊立新,展示執政意志和突顯民間對政府不滿的手段。以此保證即使立法會內零票反對而通過惡法,政府都不能扮作得到民意的真正支持。

在初選的時候,市民期望利用35+ 的議會,達成破局的藍圖,即使市民對此有憧憬,但不少人都會問35+ 失敗的話,抗爭陣營會如何是好。其實以上有關留任與否的行動藍圖,正正說明在「35-」或者是「0」的時候,抗爭會如何走下去。而初選結果反映出市民對世代交替的期望,筆者認為這是源於不同世代的政客擁有不同的「未來想像」,市民期望新一輩人才能夠有「新思維」,但現時支持留任和支持杯葛的兩派都未有提出具體行動藍圖,筆者其實感到十分失望,顯示他們對未來的想像力依然不足夠。筆者期望各派在文攻武鬥之外,可以額外開闢一條大腦風暴(Brainstorming)的戰線!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