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8/18 - 11:08

留守是為了發聲

若議會內沒有民主派與抗爭派,這種發人心省的場面將不會再出現。

若議會內沒有民主派與抗爭派,這種發人心省的場面將不會再出現。

立法會議員任期無端端由四年變五年,違反基本法、亦欠民意授權。有關抗爭派民主派議員應否接受延任,本文試從傳媒運作的角度來看,有一個很簡單的理由泛民議員要忍辱負重,繼續坐下去。

就純粹為了在傳媒曝光、宣揚理念、引起關注。

我們關心主流媒體正有系統地把反對聲音滅聲的時候,若民主派議員放棄延任,就等同向染紅主流媒體送大禮,把自己滅聲。

廣告

恕囉嗦,先談染紅媒體做新聞的心態。

香港的染紅媒體,即大部分主流媒體,不只附和權貴,本來就是權貴手臂的延伸。平日編採方針,愛專訪達官貴人,有權有勢者聲音特別大,專題節目主題必屬主旋律,暢談國安法、走進大灣區、黨國寫的大歷史等,多姿多采地擦鞋,同時收受政府與智庫的贊助費,令人艷羨。

遇上要報道反對聲音,這些媒體言必「平衡」,要找建制派回應;每逢周末,高官上電台煞有介事講廢話、司長寫博客重複論調,卻總得到媒體青睞,大篇幅引述,絕少會找其他聲音「平衡」一下。

名正,則言順,儘管很多論者一直疾呼,所謂官方講法或權威言論,不一定真、也不一定有意義,但主流媒體不會管,習慣了有權勢者聲音自然大、篇幅自然長、直播特別多。

基層記者能改變現狀的方法不多,少數理直氣壯的方式,正是以傳媒主管愛說的「平衡」之名,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在報道內加多些不同聲音「平衡報道」。

香港人純良天真,很多人仍然信奉傳媒「中立」的光環,今天是雨天還是晴天?如果有傳媒找一個論者來說今天下雨,另一個說今天陽光猛烈,就「平衡」了,「中立」了,「專業」了。奉行偽中立假平衡報道方式的主管們,有時尚要顧全專業外衣,保黨衛國不能太著迹,就讓反對聲音出現「平衡」一下,未至於一面倒太難看。

不過,對眾多傳媒老闆而言,異議聲永遠次要,不需刻意去找,最緊要「就手」,不會願意投放資源去找異見訪問。於是,立法會內反對派的聲音,就成為最方便的「反應堆」(即各界對某事件「反應」的合集),立法會議員有身分地位、會議又有直播訊號,小小記者可以用最快速又節省資源的手法「平衡報道」,就是因為立法會內還有這一群異見議員。

有人說,這批議員可以在議會外繼續發言啊。當然可以,但明不正則言不順,主流傳媒主管當你是路人甲,可以大條道理不予重視。可能不少人以為,異見聲音可以在網絡上發聲,一樣有影響力。請留意,網絡氣泡大多是同溫層;民間的聲音如要接觸不同階層、不同光譜的民眾,仍要透過議會才有機會在主流媒體中曝光,去接觸仍然睇大台讀報紙的一群;無疑這群人在減少,仍然是輿論戰的半壁江山。

又有論者說,現任議員可以在議會外成立「民間議會」、「影子議會」繼續行動,這些行動幾時都可以做,同時有一群懂得玩程序的議員留守議會,兩件事同時做,兄弟爬山,沒有矛盾衝突。

也請不要忘記,反送中運動街頭抗議大爆發前,議會內的法案委員會鬧雙胞,一方面衝突引起全社會關注,而且誘發了建制派各種令人側目的真面目,又因為各種拉布程序延長了審議時間,醞釀更多能量。

若反對聲音消失議會中,保皇黨與林鄭就可以水乳交融「為民生」「幹實事」,質詢時間可以互相迎合猶如對唱山歌,異議聲音在議會內,就是要篤眼篤鼻,阻止保皇黨互相塗脂抺粉,要令對家發臭。

又試想想,未來一年政府首要任務乃確保「大灣區境外投票」成真,保證一下子多幾十萬票支持自己,確保政府黨永遠 35+,若沒有反對聲音存在,此等法案可以長驅直進,幾天內完成審議,大眾連覺醒也來不及。

無疑,繼續參與議會,不知道能改變什麼,但過程中,保留發聲平台、暴露保皇黨真面目、以拉布爭取時間讓議題發酵、保留多一條戰線、用薪津養戰,都是重要戰略部署。

還有人謂,一年很短,民意代表很快可以捲土重來,理直氣壯,贏得更漂亮。

問題是,你肯定明年還有選舉?

【惡法日誌.五十七】

 

相關文章:
驚弓之鳥,未審先滅聲
歷史不會一笑置之,也不會讓你輕輕的走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