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下「禮崩樂壞」,且看馬時亨說甚麼「品格教育」!

2020/4/27 — 18:36

馬時亨

馬時亨

馬時亨昨日(26 日)上午接受商業電台訪問,「侃侃而談」甚麼「品格教育」,抽出兩個大學生的極端例子來,借題發揮的放嘴炮,轟打香港大學生不懂得「尊師重道」,「剩係識讀書而冇良好品格」,「令他體會到品格教育的重要」云云。筆者以為,馬時亨只是過度簡單和模糊了個別大學生的一些偏頗言行,以為列舉兩三個事例便足以惡意醜化和妖魔化年輕一代,扣上「逆師叛道」似的帽子,這是不折不扣的污衊手法,竟然連尊貴的教育大學董事會主席身分也不顧及,胡言亂語。

由此看來,筆者甚至以為,馬時亨是懷有「政治目的」配合當前掌權者描黑年輕一代的宣傳伎倆,刻意罔顧這幾個月以來更多具體事實反映出香港眾多年輕人可愛、可貴、可喜,甚至極為可敬的一面。那些年輕人能夠站在高處而視野更廣更遠,看清楚事情的本質,對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堅執不拔,為追求理想和捍衛公義而無畏無懼的付諸行動。這樣的香港年輕新世代經已誕生了,成長了,甚至可說是抗爭歷煉和學習中得以「脫胎換骨」,變得積極進取、有理有節和冷靜沉著,值得讚賞和珍惜。

對於大學生是否有違所謂「尊師重道」之說,首先須知「尊師重道」這四個字是有先後層次的區分,是因為「重道」,所以才「尊師」。這是民國時代梁實秋先生所說過的。筆者認為,老師作為一個人是否值得受到信任和尊重還要看他個人所彰顯出來「文化傳統、學術素養和道德行為」的「道」。有人說往昔的傳統觀念並非如此,既已為人師便「理所當然」得到學生的信任和尊重,可是時移勢易,如今時代的思潮畢竟有所改變,任何人的信任和尊重都必須是令人心服口服而「贏取得來」的。如果馬時亨如此輕佻的質問大學生「剩係識讀書而冇良好品格」,那麼,筆者不妨認真的提問:「柒婆識讀書年年考第一,而家冇晒品格,到底有乜用?」

廣告

事實上當前香港的時情政局可說是處於「禮崩樂壞」的惡劣環境:社會秩序蕩然、倫理道德無存、法制受到破壞、政府信譽破產、管治無效而盡失民心、族群間撕裂嚴重。更甚的是環顧香港現實社會的現象,掌握實權和擁有財富的人,不論是居高位的官員、躲在象牙塔的學者、居住豪宅內的商賈、端坐辦公室的企業家和專業人士、神壇前膜拜的宗教人員等等,不少人都變得人格分裂,以謊言代替真話,顛倒黑白成為合理常態,奉迎諂媚和看風使舵是正路坦途……這些年長一輩的言論和行為表現,充斥在香港社會日常生活中,香港年輕人看來眼裡、聽進耳內和記在心中,必然引起迴響和產生變化。筆者以為,有關兩代的矛盾並不一定是年齡輩份的區隔,卻是彼此信念的差距和價值觀的衝突。而且,面對著當下不少這些年長一輩的卑賤人格和墮落品德,馬時亨卻是戟指年輕人大放厥詞,高談推動甚麼「品格教育」,還要好好的管教和善導年輕人,實在太過諷刺和荒唐了!

最後筆者以教育界身分補說幾句。馬時亨大談奢言「品格教育」,其實筆者認為「品格教育」是情意方面的培養、信念的薰陶和價值觀的感染,並非單單以灌輸式或訓示式「教化」手段便能達致,因此在潛移默化的過程中,老師必須以言教身教和榜樣楷模的影響才有可能產生效果。可是,在目下那些高官、學者、商賈、專家和宗教人士的身上,還可以讓年輕人看出可以學習和仿效的良好品格和素養嗎?馬時亨意圖以所謂「品格教育」來「教化」年輕人,恐怕只會是緣木求魚!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