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初是甚麼讓你走上街頭?

2020/1/20 — 15:20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愛說故事的魚】

「當初是甚麼讓你走上街頭?」

「是憤怒和驚訝。」

廣告

「那是甚麼讓你堅持下去?」

「是站於前線,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的心碎,還有要替他們完成使命的決心。」

廣告

*** ***

她叫L,是個中學生。

就如許多示威者一樣,L在反送中運動開展前,平常也只是一個喜愛吃喝玩樂、周末到旺角逛街購物的普通女孩。

最初令L走上街頭的,是患有肺癌三期的老伯(人稱「老吳」)中槍的片段。

她當時並不在現場,但L從社交看到有關片段後,內心充滿了罪疚感。更令她無法忍受的,是政府罔顧市民安危的態度。她認為若果不站出來,便算不上是香港人。自此,她便踏上了抗爭之路。

第一次令L落淚的,是梁凌杰先生墮樓身亡一事。

L表示自己得知當下忍不住流淚,到了翌日在太古廣場外悼念逝者時,她的眼淚再一次決堤。「為這個政權而犧牲自己的生命很不值得。」她說。

最令L驚訝的,是元朗721事件。

L居住於元朗。721當天,她原在港島西示威,豈從直播看見自己的所居住的地區正發生一場恐怖襲擊。她當晚没有回家,而回到元朗後的兩天(722、723)元朗都彷如死城一樣,所有商場、商舖均没有開放。及後727光復元朗行動,警察發射大量催淚彈,L表示自己未曾預想警方會發射如此多催淚彈,「好難想像,警察喺自己屋企放TG。」

將她推上前線的,是警方無理的拘捕行動,還有看見身邊的人受到傷害。

光復上水行動中,L一名小學同學被捕。她指那位同學當時並没有作出任何非法行為,但卻被警方毆打頸部以及拘捕。最終,該同學未被起訴,無罪釋放。而被釋放後兩星期,他的頸部仍無法自然屈曲,行動相當不便。L諷刺地說道:「暑假本身應該拎嚟玩,但依家佢個頭就郁唔到。」

又有一次,她的朋友於太子站外被警方的支持者以鎅刀攻擊,留下40厘米長的傷口。她起初不知情,直至於社交媒體中看到有關新聞,再看見傷者的容貌,才知道傷者是自己的朋友,她當時腦海一片空白。

L表示,很難想像自己身邊親近的人受傷,那種感覺很不真實。她質問,為何無人將持刀的兇徒繩之於法,但無辜的市民就要被無理拘捕。她決定走上前線。「我有責任出去,再唔出去,前線嘅人數只會越嚟越少。」

令她堅持的,是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的心碎,還有要替他們完成使命的決心。

L形容,在前線示威時,會不斷看見示威者被子彈射中倒下,那種感覺與在直播片段中看見的感覺有很大分別,是一種心碎的感覺。即使倒下的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她也感覺到他們真的是血肉相連的「手足」。她立下決心要幫他們完成使命。

在中大一役中,這種感覺就更為強烈 —「嗰陣就好似打仗咁,一路有人「林低」(倒下),一路有人頂上去。」當時煙霧瀰漫,即使戴著泳鏡還有防具,催淚氣體仍滲透進她的面具。但儘管催淚氣體令她的皮膚灼痛和痕癢,她也没有絲毫想退縮,反是一直留於二號橋,直至大腿中彈倒下才暫別戰場。

雖然筆者從對話中看見了她的勇氣和堅定,但那無畏的女孩背後也不免有著迷茫的靈魂。

問到L覺得將來會是怎樣的時候,本來堅定的她回答了一句:「我想像唔到之後。」

反叛、不甘於現狀、對未來充滿憧憬,同時又充滿無力感、對未知抱有恐懼,是筆者在她身上看見的特質,也是這代年輕人身上都帶有的特質。

但儘管如此,就如其他年輕人,她還是未曾忘記最初令自己走上街頭的原因,繼續帶著騷動不安的心走在街上。

筆者想,大概在這亂世長大的年輕人都會特別堅強吧。

*** ***

近期運動稍微降溫。隨著警方行動模式改變、政府執政作風更強硬、部分人抗爭疲勞,上街的人數逐漸下降。

容筆者在此問一個問題:「當初是甚麼讓你走上街頭?」

不必回答。希望你以數分鐘,回憶一下當初的驚訝和憤怒。荒謬在近來似乎成為了常態,就正正因為這樣,我們更不可以麻木、習慣,反該牢記當初的悲憤。

毋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