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庭釋放】同案被告道賀 陳虹秀心情矛盾 「仲有好多人被檢控」

2020/9/29 — 16:38

2020 年 9 月 29 日,當庭釋放的「陣地社工」成員陳虹秀在庭外接受訪問。

2020 年 9 月 29 日,當庭釋放的「陣地社工」成員陳虹秀在庭外接受訪問。

「陣地社工」成員陳虹秀等 8 人被控去年 8 月 31 日在灣仔參與暴動案今(29日)續審,法官沈小民裁定陳虹秀所面對的暴動罪表證不成立,控罪撤銷,當庭獲釋(審訊報道),成案中唯一表證不成立的被告。她於庭外表示對結果感到「小小驚訝,因為要推翻律政司檢控係好難」。她對於同案其他被告上前向她道賀,感到心情矛盾,「我就好似停咗喺度,但佢哋就要繼續面對(審訊)」,她又認為不適宜用慶祝來用形容現時情況,「因為仲有好多人仲係被檢控中」,並呼籲大家加以關注。

經歷 13 日審訊,多次出入抗爭現場的陳虹秀,今日以無罪之身於法庭外接受傳媒採訪,她坦言當初並沒有預計過,自己被捕後會被控屬嚴重罪行的暴動罪,「我諗無一個香港人,會預計自己被控暴動罪」。她強調由被捕到被控,她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干犯暴動罪,雖然未到最後一刻,她都不會知道法庭會如何判決,亦不知控方會否上訴,「好多嘢你係掌握唔到,呢個係最悲哀嘅地方」,質疑「為何我們不可因應自己所做的行為,而得知自己所面對的後果呢?」她感嘆事實上就是有很多被捕者,並不掌握自己將會面臨的後果,「唔係因為你做過咩嘢,而係要計好多因素,呢樣嘢係唔理想。」

法官裁定陳虹秀的暴動罪表證不成立後曾休庭一段時間,同案其他被告隨即上前向陳道賀,「我當時雖然有開心,但都覺得心情矛盾...」。片刻之前,仍是其中一名被告的她,大概最能切身感受到其餘被告的壓力之大及所面對的掙扎,「我就好似停咗喺度,佢哋就要繼續面對...我諗都唔可以用慶祝來形容,因為太多人仍被檢控中」。憶起她獲判表證不成立的一刻,「我自己頭先嗰刻都係激動」。

廣告

逾600人被控暴動 「數字真係好驚人」

陳虹秀憶述被捕後於新屋嶺扣查,警方給她一張紙,表示將控告她暴動罪,「我望住張紙,其實無乜反應,因為我都無簽名」,警察要求她簽名,遭她拒絕,對方當時望著她,「類似講咗句,你唔好再咁啦」。陳坦言她不知道警察及司法部門的人員,如何看待社工的工作,但對於應否拘控社工,「呢個問題佢哋係要去思考。」

廣告

被問及是否遭濫捕及濫告,陳則表示「呢個諗好多香港人都有答案」,並指相信大家都聽到法控方如何於庭上講述檢控理由,「反而係最後一關,究竟法庭可唔可以守得住呢個底線呢?我諗大家都會好關注」。陳虹秀又認為,自己罪名不成立的背後,代表著有很多在現場進行人道支援,或有不同角色,例如記者、守護孩子等,認為「警方唔可以因為喺度就照拉暴動」

陳虹秀又指,對於因不滿政府而引發的社會運動中,她明白政府有其立場,但認為由執法到檢控的過程,政府可以控制。而反修例運動由去年 6 月至今,已有逾 600 人被控暴動,「當中有幾多人,真係有係好明顯嘅證據呢?我真係唔知...但600幾人,數字真係好驚人」。她又表示曾聽聞有社工被拘捕,「但聽返真係完全唔關事,點解佢地要咁樣做呢,呢樣嘢要問返政府」。對於是否覺得社工被針對?陳笑指「真係唔知喎」。

最後,擺脫被告身份的陳虹秀,於風雨之中勉勵港人,「真係要堅持,無論情境點樣困難,要搵返個合適自己嘅崗位,未必會即時見到個改變,但總有嘢可以做」。此時的雨勢未見緩停,陳笑言現時最想與一眾友人「食餐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