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戴耀廷也說「法治已死」,意謂著什麼?

2020/3/11 — 10:5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戴耀廷在臉書直指香港「法治已死」,這對書生來說非常震撼,甚至認為是件歷史大事,香港人必須記住。

沒錯,這半年多以來,大家經歷大大小小的打壓、警暴、無理拘捕,很多人心中早已宣判「法治已死」,所以大家才會不斷拿「Over my dead body」這句楊岳橋說過的話來嘲諷他(楊今天在港台節目「視點31」重申他無能力宣佈法治已死)。

但戴耀廷不同。他身為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亦曾出任港大法律學院副院長 8 年,主要研究範圍之一正是 Public law ,曾出版多本書籍及論文論述法治、憲政、憲法等問題,可說是這方面的法律權威,要從他口中說出「法治已死」,等同於牛津法律系教授公開話「英國法治已死」一樣,足以記載於史冊之中。

廣告

戴耀廷自雨傘運動以來,一直受到廣泛的輿論批評和政府打壓。他不但因公民抗命而坐監,亦可能會被革除港大教席,在面對如此艱難的個人困境下,他仍未說出一句「法治已死」,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在法律界和學術界地位,知道這句話的份量,不可因個人榮辱和主觀認定而貿然說出這震撼彈。

大家只要一睹法律界對於「香港法治」這問題上的隱晦表達,便能理解戴的勇氣。即使相對敢言的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最多亦只是說過「如果警方有系統地違法,甚至被上級包庇,情況會令人擔憂,因為無其他情況,比不負責任的政府向公眾施暴更蠶食法治」— 雖已觸及問題核心,但仍未宣判法治死亡。

廣告

很多人不知道,20 多年前戴耀廷是推動基本法和人權的公民教育的先驅,甚至特區政府因其這方面的貢獻而頒授過「榮譽勳章」給他。這勳章對現今中央政府和特區絕對是個尷尬非常的東西,所以曾有評論要求政府褫奪他的勳銜。

戴耀廷由「推動基本法公民教育」,到「違法達義」、「公民抗命」,到今天的「法治已死」,究竟他是怎樣判斷香港的法治處境?除了他提出的著名「四個層次論」可窺見其答案,其實戴亦在 2007 年寫過一篇學術論文 [1] ,刊登在劍橋的 Asian Journal of Comparative Law;在此論文裡,戴以香港為經驗,提到如何更嚴謹的測量某地的法治程度。他提出了七大指標,包括: (1). 法律的基本要求、(2) 國家受法律管治、(3). 反對專斷權力的規則、 (4).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5). 公正執法、(6). 司法公正、 (7). 程序正義。

這些指標都是國際公認的法治標準,究竟現今政府及法律系統怎樣嚴重違犯了相干的準則,戴才會敢於公開宣稱法治已死?書生希望在之後的日子裡,嘗試用學術角度論證這點,目的是令國際及文宣戰線發揮作用,使得我們更加有理據堂堂正正指出法治具體死在哪裡。大家敬請留意。

[1] BYT Tai (2007). Developing an Index of the Rule of Law: Sharing the Experience of Hong Kong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