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教育與媒體淪陷時

2021/5/4 — 21:07

資料圖片,來源:Sergio Capuzzimati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Sergio Capuzzimati @ Unsplash

自李百全出任廣播處長後,香港電台便遭到前所未有的閹割,時政節目被禁,報導被審查,就連過去的節目也隨時被刪除。教育界亦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不只課程被改寫,連教師也被重重監視,一些教師只因發表過反映時弊的漫畫,便因被舉報而喪失教師資格,不少人頓成寒蟬。

對中共來說,教育及傳媒是他們最擔心的一環,畢竟思想的傳播要主要靠教育與傳媒。在檢討反送中運動時,中共認為是香港教育未有傳遞愛國思想,不少教師借機傳遞西方思想,加上包括港台在內不少媒體傳播西方思想而政府缺乏愛國宣傳,才造成二百萬人反送中,大部分年輕人對中共反感的局面。故此,為了遏止西方自由民主思想的傳播,中共決心全面控制傳媒與教育,嚴令只準傳播中共容許的思想。過去講求批判性思考的通識也被殺科,改以公社科照本宣科那些符合中共思想的課文。大學則把宣揚民主的教授開除,致力傳播民主思想的學生會被解散。多家媒體被中資收購,電視台紛紛更換管理層以抑制前線記者對敏感議題的報導時,香港電台更連過去的時政節目也被謀劃刪除,不只以後不能再發揮監督社會的職責時,連歷史也被改寫,使為民發聲的電視台變成為党發聲的官方喉舌,儼如地方版的中央電視台。

雖說,我們未能改變中共對傳媒與教育的控制,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只能默默任由中共操控我們的思想,改寫我們的歷史。隨着無大台文化及去中心化網絡的崛起,思想傳播再也不需要依靠傳統的學校教育與大型媒體,任何人都可以自成一台,自己擔當公民記者與新聞台,傳播未被政權審查的消息,在網絡傳播民主自由的思想。當被中國防火長城重重壓迫的中國自由派,也能以各種手段保存民主思想時,網絡未被封鎖的香港有更多機會保存真實的歷史,老師們也可以趁課室未被監控時教導學生真實的歷史。畢竟,為了保持「國際金融中心」的招牌,香港不會輕易實行中式網絡封鎖,仍會保持澳門一般有一定的自由,更不會隨意在香港實施中國不少學校也沒有的課室監控。就算最後網絡被封鎖,課堂被監控及被專責「篤灰」的職業學生監視,我們還可以翻牆,繼續努力與外國聯繫。只要中國仍想有國際貿易,仍讓民眾出入外國時,香港人便能繼續把香港人真正的聲音與發生過的事帶到外國,保存真實歷史,再把真相與民主自由的思想帶回香港。就算香港最後便得如昔日的中國與蘇聯般封閉,只要香港人一息尚存,便能以口耳相傳何謂自由民主,把歷史一代傳一代。

廣告

在白色恐怖時期的台灣,民眾會私下辦報及以國際長途電話傳播民主的聲音,在小店中討論時政。在共產極權治下的波蘭,民眾會以唯一自由創作的海報表達對民主自由的渴望。只要香港人仍有一絲對民主自由的渴求,仍想保留真實的歷史,香港人便能把自由民主一代傳一代,他朝時機成熟時,使香港重光。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