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林白襪子的「數學家」遇上林家娘子的「數口家」時……

2020/9/3 — 15:24

林鄭月娥與丈夫林兆波(林鄭月娥 Facebook 專頁圖片)

林鄭月娥與丈夫林兆波(林鄭月娥 Facebook 專頁圖片)

 

筆者相信,林白襪子先生是不折不扣的「數學家」,《維基百科》資料顯示他「主攻代數拓撲,師從弗蘭克.亞當斯 (Frank Adams)」,並曾在「中文大學擔任數學系副教授……在首都師範大學教授短期數學課程」,是一位名副其實的「香港數學家」。 據悉林白襪子榮升香港開埠以來第一位「第一先生」之後,便很少見到林家娘子。 (註一) 筆者以為,貴為香港市市長必然「日理萬機」,況且當前時局「政治」複雜,忙於籌謀「管治」,夫婦倆難得相聚都是意料之內的事。 為此,筆者不禁問:如果有機會林白襪子的「數學家」遇上林家娘子的「數口家」時,到底會怎麼樣呢?

以筆者的粗淺認識,「數學家」思想縝密、理智細膩、邏輯性強,正是其專業高階思維方面的考量問題和解決疑難方法,而且言行表現上一般顯得冷靜、沉著、謹慎。 如果「數學家」相信某一語句為真,但該語句尚未被證明為真或證明為假,則稱該語句為「猜想」(註二),這是科學研究的客觀態度,例如:波利亞猜想 (Polya conjecture)、考拉茲猜想 (Collatz conjecture),以及哥德巴赫猜想 (Goldbach’s conjecture) 等等。 筆者早年曾經看過徐遲的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一書,認識文革時飽受煎熬的中國數學家陳景潤,對「數學家」的執著堅韌多一分景仰。 因此,筆者對於林白襪子當年在澳門回歸20周年晚會上,眾人熱烈高唱《歌唱祖國》時「巋然不動」的冷冷表現,亦作如是觀。

廣告

筆者借用「數口家」一詞,具有兩層意義。 其一所謂「數口」說的是「計數能力」,當然與「數學家」的「計數能力」絕對不可同日而語,指的只是買賣購物上討價還價的「精打細算」。 此外,「數口」引申為「幾把嘴、多個口」,俗語有謂「官字上下兩張口」,意指為官所說的並不可靠、假話連篇、變化無常,以至欺瞞哄騙、恫嚇威逼,極盡「能言善道」的本事。 筆者給那個林門娘子冠以「數口家」,算是與夫家林白襪子的「數學家」地位在修辭上勉強「對稱」,實際上就是指出此人既有機關算盡的心腸,也有口舌歹毒的無恥! 說到底,筆者最感興趣的,就是當「數學家」和「數口家」遇上時,林白襪子會否與娘子談「國家大事」、講「香港政局」呢? 是否只不過「閒話家常」、「閑敘聊天」呢? 又或者只是「枕邊細語」、「傾訴談心」呢? 以至「話不投機」、「惡言相向」、「無言以對」呢?

平情而論,「香港管治人」的「數口家」已是在政治江湖上浮沉的一個人物,就算她不是黨國考慮的「根正苗紅」選擇,始終是被黨國欽點委以重任的「紅人大吏」,感恩戴德而表忠請命之餘,在思想和言行方面,必然難以擺脫「政治正確」的「實際考慮」和「得失計算」,況且此人一向「恃才傲物」,話說盡事做絕,以顯示其能幹出色的「管治人」本事。 此外,筆者實在願意相信,看來敦實篤厚的林白襪子是一位「數學家」,那麼,那位滿有疑慮、假設和臆度,而不斷追求理據、實證和真理「猜想」的「數學家」,必定能夠看透看清楚香港的現況,那麼,他到底如何面對著「香港管治人」的「數口家」而能夠暢所欲言的「實話實說」呢? 筆者十分「同情」他那尷尬、難堪以至無奈的處境,尤其被牽引在科學理性與情愛感性之間的衝突和矛盾中!

廣告

日後可能成為一位「香港數學家」的林家次子已被牽連間接「制裁」而輟學,筆者以為實屬「不幸」,難道林白襪子真的還可以繼續無視當前的「香港政治現實」,默默承受著「第一先生」的頭銜嗎? 更可悲的是:「香港政治現實」的沉淪和覆亡,正正毀在他林家那個婆娘的手上! 如此看來,如果說林家娘子的「數口家」將會是香港的「歷史罪人」,那麼,林白襪子的「數學家」算是香港歷史上另一個「悲劇人物」了!

註一:詳情可參閱《維基百科》相關條目(「林兆波」)

註二:詳情可參閱《維基百科》相關條目(「猜想 數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