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校園成為戰場,香港價值,究竟還剩下什麼?

2019/11/13 — 7:56

韓國輸了,台灣贏了,於是乎,該談談嚴肅的議題了。

香港警方在這兩天進攻香港中文大學,發射催淚彈與塑膠子彈,造成多名學生受傷,甚至有學生頭部中彈。用文字描述,很難形容香港大學生現在面臨的悲慘遭遇,但是想像一下,大學校園變成警方肆虐的戰場,校長出面斡旋,也無法阻止槍桿子毆打學生,副校長得要戴防毒面具與警方談判。這讓我想到了 1949 年 4 月 6 日在台灣大學發生的「四六事件」。

1949 年間,台灣也開始有大規模的學生運動集結,國民黨決定鎮壓學生。就在 4 月 5 日晚間,師院學生自治會會長周慎源遭特務誘捕,但隨即脫逃,並且開會討論要在 4 月 6 日舉行大規模抗議。警備司令部在凌晨時,以學生「張貼標語,散發傳單,煽惑人心,擾亂秩序,妨害治安,甚至搗毀公署、私擅拘禁執行公務人員」為由,由副司令彭孟緝帶領大批軍警包圍台大與師院學生宿舍搜捕學生,過程中兩校學生利用桌椅擋住抵抗,但仍然無效,最後軍警強行逮捕三百多名師院學生、二十多名台大學生,是為「四六事件」,最後有七名學生被槍斃,其餘學生則是分別是失蹤或是被判刑。

廣告

當年的台大校長叫做傅斯年,公館校總區的「傅鐘」,就是為了紀念這位在威權中,盡力保護學生的校長。根據彭孟緝的個人訪問錄記載,當時他與傅斯年針對是否要進入校園搜捕學生時有這樣的對話,傅斯年校長對他說:「我有一個請求,你今天晚上驅離學生時,不能流血,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拼命。」傅斯年堅決反共,也無力抵抗威權政府,但是他盡力保護大學自治與學生的精神與實際行動,讓當年許多支持共產黨的學生,因而有機會活命,甚至得以移居中國,逃過國民黨對他們的迫害。

70 年後的香港,警方肆無忌憚的在街頭對孕婦噴灑辣椒水、對路人開槍、集體毆打示威者,甚至進入大學校區,搜捕學生並且丟擲催淚彈、發射塑膠子彈,然而香港當局對於這些受害事件,卻置若罔聞,甚至鼓勵警方動武。當校園成為戰場,而學生被迫必須以簡略的裝備反擊精良的武器,香港的法治精神還剩下什麼?我們在畫面裡,看到學者遇到軍閥的無奈,看到那些警察對自己同胞的無情。香港價值,究竟還剩下什麼?日軍沒有佔領或毀滅中文大學、英軍讓中文大學成為亞洲第一流的學校、而港警讓中文大學成為戰場,這就是一國兩制的預期結果嗎?

廣告

在這個香港最黑暗的時刻,請關心我們的鄰居被獨裁政府迫害的事實。而且,無時無刻警醒自己,民主制度是最危險的制度,因為別人與我們一起的決定,可能會影響自己的一生。但是非民主的政府更糟,因為是別人來決定我們的生死,而且他們手握武器,隨時可以讓反對他們的人閉嘴。

毛澤東說,「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我不知道林鄭會不會有好下場,但是我知道,面對時刻想要併吞台灣的中國,如果不好好投票,那麼台灣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11 月 12 日,韓國輸了,1 月 11 日,韓國瑜會贏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