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0/9/26 - 15:08

當法官遇上紅衛兵(與鄭若驊)

馬道立

馬道立

可以想像,馬道立是懷着怎樣的心情,在還有三個多月就要退休的時候,寫下這長篇大論的十多頁聲明

普通法傳統下,法官為要讓公眾看到並相信其中立、公正,向來講究低調,除在法庭上或法律年度等場合,鮮有公開發聲評論、回應時局。馬道立今次罕有地用上五千多字共三十一段,一口氣鋪陳那些看似香港法律制度、司法程序 ABC 的原則、常識,最後說到重點「司法機構及其職能絕不應被政治化」,這當然反映香港司法系統的處境,正前所未有的嚴峻。

很多人不是一直相信,司法是香港制度的最後防線?馬道立這篇可能是任內最後一篇聲明,正是要立此存照,顯示他退下火線前,至少曾為這正失守的防線,發出最後掙扎的呼聲。

廣告

文章的重點,除不點名反擊建制左派近期發動針對司法機構及他們口中「黃官」的批鬥,由頭讀到尾,粗略點算了一下,還至少 13 次提到「律政司司長」。例如:

  • 「香港的檢控機關是律政司(其首長是律政司司長)」。律政司長是律政司首長,為甚麼馬道立要刻意加上括號內這近乎阿媽係女人的解說?
  • 談到保釋、量刑、上訴與覆核等近日成為爭議焦點的題目,他又強調律政司的責任,例如「代表公眾利益進行檢控的律政司司長,在法律上肩負對其認為錯誤的無罪裁決或刑罰提出上訴或申請覆核的全部責任。」

馬道立不斷「召喚」律政司長,沒有挑明的是,這個聲明本來就應該由擔任此職的人發出,因為律政司長職責所在就是維護法治。當然,今時今日,香港如此時局,擔任這職位的人又叫鄭若驊,指望她維護法治無疑是世紀冷笑話。

馬道立快要退休,鄭若驊繼續潛水。何君堯日前還大爆中聯辦座談會「共識」,未來一年議會「三座大山」是整頓司法、教育和社福界,並動員建制派提高戰鬥力,「敢於鬥爭,善於鬥爭」。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白紙黑字公開說:「單憑純粹聲稱或斷章取義之事就批評法官及法院,均是錯誤的,也損害了公眾對司法的信心。」本來是對那些牛鬼蛇神極具份量的抽擊,但面對像周浩鼎、葛珮帆這等下三流的攻擊、抹黑手段,有句話叫「秀才遇着兵」,今次是普通法大法官遇着紅衛兵,加上任內最著名發言是「北京係我哋國家嘅首都」的律政司長,注定徒勞。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