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私刑成常態ㅤ我們應當怎樣行

2020/5/2 — 22:0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感謝文字記者梁嘉麗的整理,記錄了人權大狀在庭上投訴的警暴惡行。當香港人視法治長存如同金科玉律不過數十年,現在總算赤棵地讓我們知道,香港法庭也未能作出制約,已淪為香港的日常。

法官大人,到底是非不能也,還是實不為也?對這個問題,恐怕誰也難以說得準。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當疫情過後的抗爭回潮,即使不能立刻約束到違反人道原則的行徑,但作為投入政治工作一員,我們所肩擔的責任,在同樣分享法治已死和無險可守的想法外,還有更多。

多走一步,應當承擔的責任,就是在心態上不少看自身抱有的條件與位置,定當著力思考,不論在本地社群還是國際社會,怎樣爭取輿論同情、諒解,繼續支持,甚至聲援;若能促成各種串連表態,即使形勢不會秒速逆轉,但也讓牠們所作的一切,壓力、成本與代價持續提升。

廣告

如自己曾在訪問提及,論及文攻武鬥,後者戰火連天,前線所妥身的,在過去大半年已超出眾人所能想像,在此不述。那,怎樣穩住和打好輿論戰,還有建立、推動各種工具與平台,反制政權打壓。

諸如國際制裁,用上四年時間促成《香港人權民主法》通過,算是一個階段成果;以致現在推進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英國國會等機關徹查警暴,也是我們可以嘗試,仍須大量努力的場域。同時間,阻止各國出口武器,即截斷香港軍政府擴充軍備,仍未成功,但絕對值得耕耘。

廣告

制裁也好,禁運也好,甚至是萬眾期待起訴陶輝,眾人對各種辦法寄予厚望,無非是希望尋覓懲處政權的路途;我所希望的是,至少將近一年來的政局動盪,應讓到本地普羅大眾和國際圈子意識到,在政權視「無罪推定」如無物之際,對香港司法體制,是時候有更公允的評價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