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香港正在崩塌時,教會在做什麼?

2020/9/2 — 17:42

Steve Snodgrass, flickr, CC by 2.0, https://bit.ly/33zEl6T

Steve Snodgrass, flickr, CC by 2.0, https://bit.ly/33zEl6T

近幾年我少寫了很多教會的文。

第一個原因與我自己有關。近年我與教會的關係較為「疏離」— 我刻意用「疏離」這個字眼,是因為這種「疏離」讓我舒服,也讓我能更冷靜地檢視教會(這裡指的是基督教教會)種種事態。尤其是教會發生事件時,「疏離」也有助於我較容易麻醉對教會的不滿。感覺像是若你減少投入愛一個人,就能減低彼此的傷害。

另一個原因是我覺得教會人向心力過盛。其實很多事情,終究只是茶杯裡的風波,欠缺公共性。事實上香港的基督教人數也只是 5% 而已,這不是茶杯裡的風波嗎?即試問例如一間大公司內有種種是是非非,其實有人在乎嗎?這像周邊八卦多於是與社會有關的吧。

廣告

近幾年我們都處於一大時代中。在各式各樣的社會大事中,教會又在擔當什麼角色?執筆之際,國安大法臨、全民檢測中;已有香港教會分享大陸教會情況時被監察。今日我們的特首正式告訴我們:三權不嬲互相配合㗎啦,你唔知咩?

但教會擔心的,也只是什麼「年青人斷層」、「教會撕裂」,它終究不願意面對真正的問題,就是「談政治」的問題。真的脫節得很,一味平安,我心諗平你條毛啦。

廣告

教會更仍充滿路線之爭,分黨分派。

我熟悉的香港,其實已一點一滴地分崩離析,但教會仍在為種種茶杯裡的風波執迷,例如同福堂在上位者正是一例。我對這樣的教會很失望,難得一班少年部領袖竟也沒有因而離開教會,我想他們愛教會的心,倒是比我還要大得多吧。

也許是我心裡,總是對教會有期望。我期望主流教會能站得更前,能在大是大非中更顯出基督的愛與公義。當然從頭到尾,這虛幻都沒能成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