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香港進入《追龍》嘅命定論

2020/5/30 — 13:41

我想潑一下冷水。

見證歷史係好好聽,但實際上又似乎係另一件事。身處大時代,由雨傘去到反送中,我地參與住香港幾個重要嘅時刻,又見證住香港點樣左右世界局勢。係中美大戰中間watch the whole world burn.

抗爭呢樣野,香港人嘅財力、人脈、知識、策略,明顯係舉世無雙。剩係各種眾籌都有幾億,仲未計黃色經濟圈、助養、各種資金。但進入攬炒時代,財力、人脈、知識、策略會慢慢失效,最後會變到完全無用。打開個銀行戶口,走唔到嘅人(例如:我),當我地再無任何方法係手,當真正會嘅苦難開始果陣,我地仲可以點?

廣告

我好佩服,但同時又好不安。

過去一年香港人呢個群體的確係經歷左好多嘅苦難情緒,但套用我老師嘅一句話「同歷史上嘅苦難相比,其實好小兒科」,當然上年係好難頂,我自己連聽到live嘅聲都會唔舒服,甚至試過係餐廳頂唔住叫隔離嘅陌生人熄live。而最難頂係我地深刻認知到苦難其實仲未開始。

廣告

然後好多人換美金,為有BNO歡呼,慶祝香港攬炒,更加令人不安。

除非換完嘅美金係投放係複雜嘅國際戰線,例如至今仲係未發展嘅商界遊說。又或者係英國台灣全力推動香港文化工作。否則換美金同續領BNO都似乎唔係一條「香港嘅出路」。香港會繼續焦土,係度嘅人會繼續受苦。呢個共同體,好快會因為苦難經驗嘅差異而撕裂。

當香港進入《追龍》嘅命定論,我覺得真係無咩好興奮。倪匡30年前話:「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座城市的死亡,是逐步逐步的,在它死亡過程,可以離開的人,有誰會留下來?而離開的人越多,死亡過程則越快……」

我知想走係正常,我亦好支持計劃走,但走係咪我地最初追求嘅野。咁多人做咁多事,最係唔係為左繼續係香港生活。

我支持嘅,只係有啲傷感。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