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 Plan BCDE 都可以被 DQ 時,突破制度缺口嘅策略

2020/7/17 — 18:30

7 月 15 日,16 名在民主派初選中居前列、自稱「抗爭派」的參選人召開記者會。

7 月 15 日,16 名在民主派初選中居前列、自稱「抗爭派」的參選人召開記者會。

【文:黃卓鵬】

初選過後,相信大部份「抗爭派」出線者都諗緊一個問題,搵邊個做Plan B?

我係度希望提出主張:各位Plan A可以跳出過去嘅思考方向,以完全零政治論述、零經驗零往績嘅「終極素人」作Plan B。

廣告

抗爭陣營面對最大嘅挑戰係,當DQ紅線係愈拉愈低,只要反國安法都可以隨時DQ嘅時候,Plan B為求入閘,所作嘅所有論述同行動必動極其投鼠忌器。但即使Plan B不停退讓,只要有任何(即使相當保守退讓)既論述,都絕對可以被DQ主任引用作論據DQ。就好似今日嘅袁嘉蔚、梁凱晴,大家覺得政權要係佢地過去講過嘅嘢中抽一句作DQ理據,又有幾難?結果抗爭派將陷入徹底被動,處處投鼠忌器之餘,最終亦好大機會避不過DQ命運,一日我地沿用過去嘅套路,派到Plan BCDE都好,都可以輕易被攔在議會門外。大家希望派到個攬局者進內、贏取議會資源既目的亦不能達到。

要真正突破DQ制度嘅限制,我係度主張「將Plan B進行到底」,用全新打法重奪主導權,殺選舉主任一個措手不及。

廣告

我嘅想像建基於一個前設,議會嘅主軸將會以全面抗爭為本,而大家始終希望送到一個可信可靠、堅定抗爭嘅同路人進入議會,為左投反對票也好、衝保安也好、攞嗰幾百萬奬金也好。

既然係咁,要最大程度確保Plan B可以不被DQ成功步入議事廳,我主張Plan B係過去未來都絕不係任何公共政治空間發表政治論述。係:一。句。都。唔。講。要絕對冇任何選舉文宣、廣告提及任何論述,亦甚至去到唔參與選舉論壇。佢嘅 Track Record將會係徹底嘅白紙一張。而Plan B亦唔需要同Plan A有任何形式既公開合作,Plan B唔需要去Recognize Plan A嘅Endorsement,「我乜都唔知唔識、佢要咁講唔關我事我控制唔到」。

係呢個情況下,選舉主任將會面對新嘅挑戰,面對徹底地一句論述都冇出現過既候選人,如何落刀DQ,我都想睇。

而係呢個情況下,一切嘅缺失就由Plan A嘅工作去補足,將全個Campaign由返Plan A嘅名義去主導。大家要相信,即使Plan B不發一言,Plan A做得呢個endorsement,Plan A就係Plan B,Plan B就係Plan A,佢地兩人之間係有住完全一樣既論述同理念,由Plan A代為講出口,而Plan B將會係徹底地係一個代Plan A執行理念既代行動者,只不過係正式成為議員先開機開始做嘢。大家要相信Plan A既決定。

呢個係我想像中最有機會突破現時DQ困局嘅機會。

除咗可以將成功送到自己團隊嘅人入議會嘅機會帶到最高,另一個好處亦係將Plan A同Plan B理念上拉到最近。

今日就算袁嘉蔚/梁凱晴作Plan B,佢地都已經係Established嘅政治人物(獨當一面lol),佢地即使係Plan B,都有自己嘅往績、自己嘅理念,再相近都未必真係同Plan A一樣。好現實,我識唔少人係支持羅冠聰/黃之鋒,但唔認同袁嘉蔚/梁凱晴過去既一啲言行,亦唔願意改投佢地。但係我嘅想像中,Plan B並不會有自己既不同理念/往績,而係完全代Plan A執行。可以理解為,投呢個(難聽啲講)Puppet,就係肯定100%投緊比Plan A既理念同往績。

而另一個我呢個主張嘅原因,係單純地,大家都知按過去一套方法,好嘅Plan B嘅人選實在已經唔多。

我相信議會內,只係抗爭戰地,我地派個Plan B入去全力抗爭,一切論述議政工作留比Plan A係議會外做,不會比嘗試派一個「傳統Plan B」落去嘗試做哂兩樣差太多。

當然,我呢個想像係相當天馬行空,亦會有唔少現實問題面題。但我相信以此拋磚引玉,希望大家可以多想像如何突破現時抗爭陣營面對嘅困局,而唔係再墨守成規。希望大家同意與否,多多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