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下的亞洲選舉:由以色列到新加坡

2020/7/26 — 12:21

疫情下,新加坡大選投票率出奇的高,人民行動黨雖蟬聯執政,得票率卻大跌至僅僅六成一。(網上圖片)

疫情下,新加坡大選投票率出奇的高,人民行動黨雖蟬聯執政,得票率卻大跌至僅僅六成一。(網上圖片)

文:羅清風

引言

距離暫定選舉日期為九月六日的立法會選舉尚有一段時間,香港第三波肺炎疫情爆發,政府亦看似未能控制疫情漫延,尤其再出現第二輪群組爆發及首見的社區爆發。建制派一邊大加批評七月上旬的示威遊行以及泛民與本土派的初選,嘗試把引發疫情的罪行扣之於泛民與本土派,一邊鼓吹延遲選舉,不免令人覺得其居心叵測,希望挽救自己不利的選情。當然,大家見到旺角雅蘭中心稻香「慶回歸」群組,以及工聯會毫不顧忌在黃大仙大搞派對,就不能不問建制派對疫情爆發有無責任。然而從近日疫情嚴重的新加坡順利舉行大選一事可知,其實選舉終究可以順利進行,只是選舉籌備上必須加強防疫,配合政府公共衛生政策。本文嘗試討論亞洲不同國家在二零二零年疫情間的選舉,以及疫情對選舉及當地政局的影響。

廣告

無法避免的選舉與面對疫情的國會:以色列

位處中東的以色列在二零一九年政局可謂波濤洶湧,四月和九月的兩次大選均無出現一個在國會明顯佔優的政黨,更無法產生一個穩定政府。總統里夫林無奈地要按以色列「基本法」要求,再度解散國會,隨後定出三月二日為投票日。選舉前夕的二月二十一及二十三日,以色列出現了首兩宗肺炎病例,均源自停泊日本橫濱的鑽石公主號。然而病毒尚未在以色列漫延,故三月二日選舉仍然順利舉行。時任總理內塔尼亞胡領導利庫德集團取得三十六席,成為第一大黨;前國防軍總參謀長甘茨帶領新崛起的「藍與白」取得三十三席,僅次於利庫德集團,但兩黨均無法拉攏對方或其他政黨組建一個聯合政府(注:以色列國會共一百二十席,執政聯盟需要至少六十一位議員支持才能組閣)。

廣告

甘茨本人雖然獲授權組閣,但與此前兩次選舉後一均拒絕與貪污醜聞纏身的內塔尼亞胡合作,令新國會組閣之路甚艱。不過三月下樣旬至四月上旬在國會僵局未解的同時,以色列疫情大爆發,迫使內塔尼亞胡下令停課,關閉大型公共場所,強制全民在公眾地方戴口罩,亦未能有效控制疫情。單以四月六日至十五日十日間,確診個案由八千九百宗急增至一萬二千多宗,死亡人數由約六十宗增至約一百三十宗。甘茨無法組建政府,里夫林唯有把組閣權力交予國會。而內塔尼亞胡和甘茨亦因疫情爆發展開組閣談判,二十日簽署協議,確定由內塔尼亞胡續任總理,甘茨出任特設的替任總理 (Alternate Prime Minister,類同副總理) 兼任國防部長,為時十八個月,之後二人互換職位。內塔尼亞胡五月七日獲得國會多數支持,並邀得其他少數政黨入閣。

疫情大爆發下的政黨對決:南韓

而四月十五日,南韓舉行國會選舉,是次選舉為對二零一七年上台的文在寅政府考核,尤其文在寅處理南北韓關係及抗擊肺炎的表現。一月二十日發現首宗確診個案,為來自湖北武漢的中國旅客;二十四日出現首宗南韓籍人士感染個案;二月中大邱市及慶尚北道地區出現新天地教會群組爆發,波及首爾及京畿道,迫使中央政府將其劃入為疫情重點管理區,採取特別防疫措施,全面提供病床和人力物力支援,及後又下令封鎖此兩大地區,另外又果斷限制中、日兩國旅客入境,展開全國大規模病毒檢測,抑制病毒擴散,選舉得以避免延期。

執政共同民主黨藉此捲起一陣旋風,在國會取得一百八十席的穩健優勢,為一九八七年南韓民主化後首次有執政黨取得六成議席。前任總理黃教安領導的保守派未來統合黨慘敗,黃氏本人、前首爾市長吳世勳、前自由韓國黨黨鞭羅卿瑗、時任未來統合黨黨鞭沈在哲等政壇元老均敗陣,可謂對南韓保守派繼二零一七年總統選舉及二零一八年地方選舉潰敗後的又一重創,當然保守派之潰敗不大多與疫情相關,反而是在回應世越號沉沒事件及 N 號房事件上失當失分。

嚴重疫情下的選舉:新加坡

新加坡的憲法雖並無明文規定國會任期,但自一九六五年獨立以來每屆國會任期平均為五年,而距離上次大選至今已有五年,大選在所難免。最後六月二十三日總統哈莉瑪·雅各布 (Halimah Yacob) 應總理李顯龍要求頒令解散國會,訂出七月十日為投票日。因應疫情新加坡不允許舉行實體競選集會,選舉局改為特設預錄選區競選廣播,另加政黨論政與政黨競選廣播。

執政人民行動黨原本視是次大選為第四代領導接班契機,加上政府在三月下旬疫情本地爆發已經著手大規模病毒檢測,追蹤病毒傳染途徑,同時加強監測從外地歸來的國民,要求在家隔離,表現可謂優勝於香港,能與台灣、南韓、馬來西亞並肩。是次疫情可謂意外刺激民眾投票意欲,二千五百萬多選民參與投票,投票率高達九成五,比二零一五年的九成三略增。然而人民行動黨雖蟬聯執政,得票率卻大跌至僅僅六成一,預定將來接任總理的現任副總理兼財長的王瑞傑團隊在新設的東海岸集選區只勉強以五成三的選票勝選,比較歷任總理領導團隊競選是異常遜色,為其接班增添變數。現年六十八歲的李顯龍亦在選後表示將延後交棒的時間表,至少在新加坡疫情穩定才能有確實結果。(注:新加坡選舉制度相較其他國家略為不同,本文只集中疫情與選舉的關係,不及細論,望諒。)

餘話

除了上述三場大選,亞洲地區中日本亦有東京都知事選舉,蒙古舉行大呼拉爾 (即蒙古語「國會」) 選舉,馬來西亞的國會亦有一場補選。歐洲有波蘭總統選舉及塞爾維亞國會選舉,上述選舉既順利進行,若香港政府不能,只能說其辦事無能,亦毫無打算,當然我們小市民心底明白,靠政府抗疫彷彿事倍功半。

參考文章

楊虔豪:〈國難中的南韓國會總選(下):是肯定防疫?還是含淚投票?〉,《轉角國際》(2020年4月16日)

鄺健銘:〈新加坡大選與 「新加坡模式」 — 四點觀察〉,《立場新聞》(2020年7月6日)

(作者簡介:本名羅顥熹,理工大學中國文化學系本科畢業,興趣多元,對明清哲學、文學、歷史有所深究,近年涉足東亞政治、公共政策、倫理學及近代中國史之議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