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政情兩面夾擊 祭起危機逃避災難?

2020/7/31 — 15:39

香港特區政府以抗疫之名,正密謀取消九月初立法會選舉。但此舉既無助於疫情,更盡顕當局根本無法面對現實,只好以鴕鳥政策,逃避市民通過選票,表達對其管治無能的強烈不滿。

如今政情傷勢未癒,疫情又再度爆發,特區當局難辭其咎,正使它的民意支持墮下萬丈深谷。一年多來,逆權運動群情洶湧,港府對「五大訴求」視而不見,對區議會反政府力量大勝置若罔聞,卻依舊迷信警暴鎮壓可以平息紛爭,結果挑起更澎湃更激烈的對抗,即使疫情淹至,警方祭起限聚令,以至七一以來出動《國安法》,街頭抗議依然此起彼落,沒完沒了,不上街的只會對政府更為不滿,因為政府除了把反抗運動丶反對者污名化和秋後算賬,不見得有何行動解決問題。

本來政府可趁抗疫運動戴罪立功,官民合力驅走疫症即可重建威信,奈何當局心有旁騖,濫用限聚令對付抗爭市民,拒絕批准和平示威集會遊行,更連番檢控集會遊行發起人,同時不動聲色,由全國人大常委替香港訂立《國安法》,到實施當刻才公布條文內容。

廣告

至於抗疫措施,又往往政治蓋過專業考量。起初政府高層拒戴口罩以淡化疫情,迴避替市民提供防疫裝備的責任。當疫情漸趨嚴重,當局明知大陸是「武漢肺炎」的發源地,卻冥頑不靈堅拒封關,直至社會陷入惶恐不安才改轅易轍。但疫情轉為穩定,又放寬獲豁免檢疫者的防疫安排,又放寛食肆限制,病毒滲入香港,終於爆發眼下的第三波疫情。

疫情由初起至今,政府措施不是太遲就是太少,而且判斷失智,跟 2003 年沙士危機初期的鴕鳥政策可以比擬。例如官方當年死口不承認有社區爆發,幸得當年中大醫學院院長鍾尚志講出真相,今天疫情重臨,官方起初亦絕口否認是獲豁免檢疫者帶來病毒,以掩蓋政策失誤,直至專家、學者紛紛以實證擊破謊言,加上確診患者每天過百,政府才不得不收拾殘局。

廣告

更不堪的是,這個政府對內我行我素,決策閉門造車,落後於形勢,幾位傳染病專家顧問聊備一格,並不納入決策的核心,不時通過傳媒發話向當局施壓。但面對上方,政府又是另一副面孔,虛懷若谷謙卑有餘,自認興建臨時醫院也無法籌辦,得向北京伸手求援,而大陸疫苗效用尚在測試之中,也預先落單,表示對上方的信賴。

無疑,過去一周每天過百確疹的疫情倘若揮之不去,選舉活動定受影響。不過,拉票不一定靠請客吃飯,只要活動形式變通一下,大家做足防疫措施,保持社交距離,就如民主派初選那樣,並未構成公共衛生威脅,若添加更多投票站,並延長投票時間,選舉應可如期進行。

更何況,隨住抗疫措施加強,香港人提高戒備,疫情可望於三數星期後緩減,到時如期選舉,更不成問題。如當局認為候選人宣傳時間不足,大可依法延期兩周,其他一切如常。但一下子取消選舉,改期一年之後,據聞更僭建一個臨時立法會來代行議會職務,未免是誇張之舉,更不知法理何在。

當然,執政者的計算與別不同。當疫情政情同樣處理不善,民怨民憤持續沸騰,可以預見一旦立法會選舉臨門,結果必如沙士危機當年,大量市民對政府投下不信任票,令親北京政團兵敗如山倒。雖然立法會選舉制度有利於政府,去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的壓倒式大勝也不會重演,但取得立法會過半議席的夢想,並非不可實現。特別當支持政府的大灣區跨境選民不能即日返港投票,選民基礎削弱多少,政府自然心知肚明。是否因此索性延期一年,徐圖後計,實在耐人尋味。

其實選舉是民意較量,也是施政的定期成績表。政府不能思覺失調,不回應民間訴求,不急民之所急,卻又要求成績亮麗,但若介意成績高低,便不可敵視民意,輕忽處事,繼續一塌糊塗下去。最後其到預知考試不及格,便拿出輸打贏要的殺手鐧,取消期考了事。

長期押後選舉最後成事的話,代表主事者可以翻手為雲,毫不重視香港制度的誠信和價值,香港又向深淵走近一步。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