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21/1/4 - 22:46

疫情記者會改為網上舉行的「陰謀論」

衛生署疫情記者會(資料圖片)

衛生署疫情記者會(資料圖片)

衛生署突然將 430 疫情記者會,改為網上舉行,記者提問只限「文字」,官方有權將重覆的提問「綜合處理」。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其一,在疫情多次經歷高峰期,確診數破百時,記者會仍如常舉行,而今疫情已再次回落,突然將記者會改為網上,莫名其妙。

廣告

其二,衛生防護中心記者會,本身已經安排在場記者隔遠就座,全程不准飲食和要戴口罩,退一萬步當中有人確診,其他在場人士連密切接觸者都算不上,改為網上舉行並無必要。

既然常理解不通,就無妨「陰謀論」一下,衛生署這做法可能達致的客觀效果。

首先要注意,是記者提問只能以文字提出,而據目前所掌握的資訊,只有舉辦記者會的政府一方,能全面獲知記者提問內容。

而一直以來,記者如何問、官方如何答,本身就是反映官方取態的重要資訊,更重要的,是公眾以至傳媒都將不能確定,官方「沒有答甚麼」,此其一。

進一步延伸,由於只有官方掌握提問的內容,出席的官員有全部權力,「選擇性」回答某機構或某類問題,或避重就輕只回答個別問題的某部份,而由於官方表明有權將「重覆」提問「綜合處理」,就可以將較尖銳的質疑和溫和詢問合而為一「綜合」回答,而傳媒與公眾對此一無所知。

再推演到較極端情況,官方可以運用這制度,直接無視或過濾不受歡迎的內容,例如涉及台灣抗疫措施,可以用「一中」原則直接無視,又例如所有涉及「武漢肺炎」字眼的提問,可以「污名化」為由視而不見,連早前的「溫馨提示」都可免。

最極端的狀況,是官方可以自行「製作」問題,自問自答,因為根本不會有人能確認,誰用甚麼方式問了甚麼,官方亦自然能自行創作問題方便作官宣。

綜合而論,網上記者會加上文字發問官方中央處理的「機制」,已足以將所有「記者會」變質成官方「宣講會」。

而最終最新發展,政府在宣布這措施後一天突然轉軚,難以想像這完全是因為所謂防疫理由,或者要感謝袁國勇教授和梁子超醫生等仗義執言,但可以預期,武漢肺炎「溫馨提示」、記者會文字提問等,政權一而再測試底線的行動不會停止,而衛生署這種看似和民生關係密切的場所,必定是試驗田。

那橫在我們眼前的難題,就是在維持專業、保障公眾知情的同時,如何捍衛採訪自由,而這兩者其實永遠有相沖,去年警察記者會的發展已是一例;又或者再直白一點,在連自由提問權都岌岌可危之時,繼續純粹專業地工作,是否只會變成官方傳聲筒,是否有需要長期保持戰時狀態,事事抗爭,甚至去至何種程度,保障採訪權會凌駕於公眾知情,即某程度的杯葛行動是有必要的,每人心中都需要一個答案。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