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癥大過天,香港拖住先

2020/2/16 — 10:02

習近平任命夏寶龍兼任港澳辦主任,社會上有不同解讀。筆者認為,這一人事處理只是一種過渡性質的安排。

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夏寶龍,又兼任全國政協秘書長。身為副主席,要分工負責政協某方面的領導工作,決定政策,長遠規劃,心繫全局,然後他又要兼任秘書長,秘書長是幹什麼的?就是政協的日常工作他去執行,發財立品,死人坍樓,什麼都要管,周身唔得閒,現在又要他兼任港澳辦主任,這真是習近平的「神來之筆」。

港澳辦主任一向都是一份全職工作,事關黨國重大利益,如何兼職?突然來了一個兼職的主任,而這位主任又另外兼一份政協秘書長的職務,這個夏寶龍,莫非真的三頭六臂,周身刀張張利?

廣告

這件事左看右看,都只是暫時性質,一則顯示習近平身邊真的沒多少信得過又用得著的人,二則港澳辦的事,眼下看起來不是最緊急又最重要的一件事,火燒眉毛之際,且先對付著大局,方便時再作長遠打算。

至於張曉明,分明要降他的職,卻又一時離不開他。眼下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是外行人,現在來了個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又是外行人,外行鬥外行,會鬥出什麼好果子來?因此,在風頭火勢上,還得借張曉明一用,讓他打點日常事務。底下有人請示,總不能一問三不知,張曉明既然是罪臣,凡事又不能讓他拿主意,因此擺一個夏寶龍壓在他頭上,讓張曉明郁不得其正,免得他無端生出一些事來。

廣告

因此無論是夏寶龍還是張曉明,都只是暫時性質,夏寶龍日後只能辭一邊,專注另一邊,至於張曉明,當然會被打入冷宮,找一份閒職給他,讓他捱到退休。至此,張曉明和王志民這兩個危害香港多年的奸侫小人,都宣告壽終正寢,這是在瘟疫蔓天的陰暗時刻,唯一讓香港人稍解愁顏的事情。

香港問題搞出一鑊泡,究竟是誰的責任?當然是中央的責任。中央全面收回香港管治權,是長遠國策,三權合作是最低要求,國民教育是「短板」,各級選舉要永保不失,這些都是一早由中央定的調。

張曉明和王志民都只是執行者,問題是他們把事情辦得太不像樣。中央叫你掌控香港,不是叫你把香港年輕人都趕到反對派去,不是叫你搞得遍地狼煙,更不是叫你輸掉區議會選舉,還要輸得那麼難看。中央有大政方針給你,有本事的人會不動聲色,巧取豪奪,不料張王這幫蠢蛋,不但沒把事情搞好,甚至搞得香港天怒人怨,順帶全力為蔡英文助選,順帶讓美國人火中取栗,無端鸁盡香港民心。至於對大陸民情的影響,以後還會慢慢顯示出來。

因此,王志民非辦不可,張曉明也非辦不可,事情搞壞了,不辦他們,莫非辦韓正習近平?只是王志民可以先辦,張曉明還有剩餘價值可以再用一陣。

中共對港政策,從鄧小平起就定下了。「一國兩制」是當年中共瀕臨崩潰時提出來的,一是要收買香港人,二是要利用香港的經濟價值,本來就是權宜之計。當年中共對香港何等好臉色,從上到下溫良恭謙讓,許家屯撞車論,魯平的千古罪人,幾乎都是苦口婆心。隨後一二十年,中共日子好過起來,腰杆漸粗,口氣漸大,香港的利用價值下降,中共的真面目又暴露出來,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強奸基本法,養起一班建制爪牙,把香港搞得遍地焦土。當其時,美帝都不放在眼裡了,還會讓你香港人亂說亂動?

因此,對香港下手是大國策,不但習近平如此,習後面整個老人政治也是如此。江澤民當年禮待李嘉誠,莫非真的要與資本家生死論交?江澤民還立法讓資本家入黨呢,現在如何,現在國進民退,收割私企事在必行,中共翻臉不認人,早有前科。就連習近平的修改憲法定於一尊,也絕對不是習一人作出來的,沒有整個中共老人幫的背書,憲法是習近平想修訂就修訂的嗎?

中共對港大政方針不會有大改變,改變的只是策略。疫癥大過天,港澳問題只好先擱置,當下就讓林鄭再舞一陣,頂住檔口,待疫癥過去再作打算。

林鄭是睇檔口的,張曉明也是睇檔口的,遲早都會被廢,問題只是,習近平還有廢掉這兩個不中用奴才的機會嗎?國事蜩螗,遍地民怨,習近平能頂多久,本身已經是一個問題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