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溯源輿論戰】「美國洩毒論」如何獲二千五百萬中國網民聯署促查?

疫症肆虐全球一年半,已逾二億人感染,擾亂數十億人生活;病毒朔源亦演變成敏感話題,世衛要求進一步調查武漢實驗室之際,中國發起新一波輿論戰。

7 月 17 日,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稱,「一批中國網民」委託《環時》發動聯署,籲世衛就 COVID-19 源頭,調查美國德堡 (Fort Detrick) 研究所。截至上周五(8 月 6 日),聯署結束,聲稱獲超過 2,500 萬中國網民簽名。

中國媒體隨即發表大量評論文章響應。一篇由中國官媒「中國新聞網」發表的文章指,美國不讓世衛調查德堡實驗室,是「裝睡」,還引用周濂名句「你永遠都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叫美國不要再「自欺欺人」,否則「結果只會是進一步失信於國際社會」。

一時間,美國德堡才是 COVID-19 源頭的說法,在華甚囂塵上。而這質疑其實並非新事,早在 2020 年 3 月,它已在網路出現,時任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媒體訪問時還坦言此說法是「瘋狂 (crazy)」。

而這「瘋狂」的論調,一年半後,已成中國輿論的一種主流。

這一切是如何發生?

「德堡」是甚麼?中國外交部如何以「德堡」反擊?

美國德堡研究所 (Photo by Alex Wong/Getty Images)

「德堡」是中國對「德特里克堡」的簡稱。該處為馬利蘭州弗雷德里克 (Frederick) 的美國陸軍醫療司令部設施,於 1943 年至 1969 年曾是美國從事生物武器研究計劃的中心,但 2010 年代起用來進行生物醫藥方面的研究。

2019 年 7 月,美國疾控中心指德堡研究所棄置危險物料時違反安全規定,要求它暫停部份運作。

是為中國展開其「德堡論」的起點。

「德堡論」,即質疑該處洩漏 COVID-19 ,最終傳到中國,進而引發全球疫情。此論調的「源頭」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 3 月 13 日在 twitter 貼的一篇文章,該文章題為 COVID-19: Further Evidence that the Virus Originated in the US.(COVID-19﹕病毒源於美國的更多證據),由一個叫 Global Research 的網站發出。

現在該文已被刪除,原因不明;但網路上仍流傳相信是該文的原文,文末提及作者 Larry Romanoff 是一名「退休管理顧問及商人」,居於上海,留下的聯絡方法是 [email protected]

Global Research 被美國視為俄國虛假訊息的六大來源之一。

佐證薄弱,中國如何指德堡或是新冠源頭?

中國質疑德堡是 COVID-19 的論點,大多來自 Larry Romanoff 的文章。覆述得最多的論點,大概是中國批評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公布 2019 年 7 月關閉德堡的原因,甚至指德堡至今仍存放大量危險病毒。(根據 CNN 報道,2019 年美國疾控中心確實曾指德堡違反安全規定,但根據當時疾控中心及數家傳媒調查,涉及規定僅與消毒程序有關,事件未引發任何可見危險,亦不涉致 COVID-19 冠狀病毒 SARS-CoV-2 。)

此外,中國亦多次提及,2019 年 7 月,包括「德堡附近的」威斯康辛州與維珍尼亞州,分別爆發「電子煙疾病」與呼吸系統疾病,質疑這些疾病與新冠肺炎,以及德堡「被關閉」的事件有關係。(其實德堡位於馬利蘭州,根據 Google Map ,該處與威斯康辛州相隔四、五個州,駕車需時 10 小時以上;至於維珍尼亞州的指控,官媒 CGTN 發布一段由「U.S. Stringer(美國特約記者)」採訪的影片,被指是由俄國人拍攝,該俄國人被指參與不少俄羅斯官方宣傳工作。)

其他來自中國的質疑還有數項。其一與北卡羅萊納大學有關,中國指該處的 Ralph Baric 教授進行冠狀病毒研究,特別是「功能增益」,即幫助病毒發展新能力。中國又指 Ralph Baric 曾於 2015 年主導發表一篇論文,提到其團隊通過「功能增益」創造了一種蝙蝠冠狀病毒的混合版本,並成功感染老鼠(惟中國僅指美國有能力強化冠狀病毒,又提及該實驗室多次出現事故,但鮮見直接質疑 Baric 改造病毒並洩漏致全球疫症爆發)。

其二是中國指,2019 年 10 月,美國派出 300 多人赴武漢參加軍運會,其中來自美軍的參加者 Maatje Benassi 把病疫傳到中國。(此項消息來自《環時》引用一名叫 George Webb 的作者。《環時》稱他為「獨立調查記者」,但多家主要外媒稱他為陰謀論者。ABC 就曾發表報道,指 Maatje Benassi 根本未曾檢測到陽性結果。)

中國便是在過去約一年半時間,反覆以上面的理據,質疑病毒是從美國德堡洩漏;而西方主流媒體則多認為此說缺乏實質證據支持。

中國駐美大使曾認為指控「瘋狂」,「德堡論」如何升溫至走入中國主流?

退一步看,其實對德堡製造病毒害人的質疑,早在 COVID-19 前已歷史猶久,只是質疑者不是中國,而是俄國。冷戰時代,蘇俄曾多次指斥德堡製作陷害俄國人的病毒,甚至指德堡製造引起愛滋病的病毒。因此對西方許多媒體而言,中國的說法可能只是「又一次」德堡論。

然而在中國,此說當時還是新事,就連中國一些官員亦似乎未能「跟隊」。時任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去年初接受媒體訪問時,就曾說造謠指冠狀病毒來自美國軍方實驗室,是「瘋狂 (crazy)」。

德堡論無論是否「瘋狂」,無可否認的是,它已成為中國今日輿論的一種主流。這又是如何發生?

根據專門用來分析中國、俄國及伊朗官方及官媒論述的工具 Hamilton 2.0 dashboard ,自去年 3 月 1 日至今,中國官媒及官方在 twitter、youtube、官媒網站及聯合國的外交聲明,共發表德堡相關論調 773 次,涉及數十中國官員及官媒。

上述數字還不包括中國主流社交媒體。在微博、微信等軟件,具濃重官方背景的帳戶積極發表文章,推動 COVID-19 來自美國的說法。如「共青團中央」,就直接發出名為《實錘!新冠病毒通過美軍血液項目,由德堡進入歐洲》的貼文,標題寫明 COVID-19 源頭是德堡。該文章引述「美國世界新聞網 (wn.com) 最新報道」,咬定「正是 2019 年美軍通過其血液項目將新冠病毒帶到了歐洲,而進入意大利美軍基地的平民志願者,成為了最早的受害者」。(惟 wn.com 主要是新聞結集網站,本身並不會發表報道,在該網站搜尋 Fort Detrick,所見也主要是中國官方媒體對德堡的質疑,未見有「共青團中央」 所描述的「報道」。)

這類帖文經官方相關帳號發佈後,往往經 KOL(網紅)轉述,進而獲大批中國網民轉載。CNN 曾分析一段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發布的德堡論影片,如何透過網紅散播,發現不少網紅或是由同一家市場策略公司管理。惟該報道亦強調,沒有證據證明這些網紅是收錢發訊息。

另外,中國官方機構提出有關德堡論的質疑時,亦經常引用海外媒體,當中大多是非主流媒體或俄羅斯官媒等,但亦有 CNN、《紐約時報》等大媒的報道,以加強公信力。(不過,由於這些引文多數不附連結,亦因內容、特別是關鍵地點、人物的姓名全部轉譯為中文,且不附英文原名,讀者一般難以調查原文出處及真實性。)

「德堡論」作為對抗武漢實驗室洩漏論的輿論武器

德堡在美國,德堡論的矛頭,自然也是美國。翻查過往言論,中國多次談論德堡,都是作為對美國(及世界各國)就 COVID-19 源頭指控的回應。

美國疫情是由 2020 年 1 月開始爆發。爆發後不久,特朗普政府隨即將疫病與中國拉上關係,其後更指 SARS-CoV-2 可能來自中國實驗室洩漏。有評論認為,正是特朗普政府就 COVID-19 源頭的強硬言論,令中國決定高舉德堡論以作應對。

至今年,德堡論仍是中國官方回應外界溯源問題的一大擋箭牌。如今年 3 月底,包括英美澳日加等 14 個國家發表聯署,指中方未有向世衛專家組提供部分原始數據,呼籲要繼續深入調查。趙立堅當時便是以德堡回應,質疑美國軍方在該處進行何種活動。

今年 7 月中,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再表示,由於缺乏中國早期疫情的原始數據,不能草率排除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美國及各國亦要求中國容許世衛進一步調查。中國官方拒絕。而中國官媒回應的,便是今次聲稱多達 2,500 萬人簽名的聯署,和一大波德堡論的攻勢,包括一部由中國官媒央視在 8 月 1 日發布、長達半小時的影片

專家評論﹕「德堡論」不可信但有用

對於德堡論,《南華早報》引述浸會大學教授高敬文 (Jean-Pierre Cabestan) 指,中國的論調是沒有證據的不實訊息與質疑 (disinformation and accusations without any evidence)。他又指,中國的說法在國外不會很受認可,那麼為何仍要反覆講述?高敬文認為,這是因為在中國國內,愛國主義者會為此感到高興,公共輿論也得到滿足。

CNN 引述紐約大學助理教授 Angela Xiao Wu 時亦有類似說法。 Angela Xiao Wu 指,散播德堡論「顯然是黨國的一種有效手段,引導人民焦點向外,宣洩他們的恐懼與憤怒」。儘管她指,許多其他政府,包括特朗普政府,都有類似手段。 Angela Xiao Wu 又提到,中國政府經常都會打擊「網路謠言」,此舉一方面固然真的可以打擊網路謠言,另一方面亦有助強化政府權威。

「稱某些東西為『謠言』,意味一個強力權威的存在 . . . 當這權威以官方名義發放無法確認的宣稱,其對公眾的影響可以非常厲害。」

保護民主聯盟 (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 媒體及不實訊息學者 Bret Schafer 在《外交政策》撰文時亦則提到,這些訊息就算沒有明顯證據,亦問題不大,因為中國政府持續的質疑,仍會引起外界對美國實驗室的懷疑,特別是那些對美國外交政策抱有不信任的國家。 Bret Schafer 認為,德堡論有助中國在 COVID-19 是否來自武漢實驗室的問題上,轉移視線。

聯署之後呢?

聯署要求世衛就德堡進行 COVID-19 溯源調查,不過世衛及西方主要國家一直對德堡論反應較冷漠,估計這未必能夠實現。

美國總統拜登(網上影片截圖)

然而這不代表德堡論會就此沉寂。今年 5 月底,美國總統拜登下令,要求美國情報機構要在 90 天內查出 COVID-19 起源,並且向他報告。在「死線」將至前的 8 月 5 日,CNN 報道,美國情報機構獲得大量來自中國武漢實驗室的 COVID-19 病毒基因數據,部份官員認為數據可揭開疫情起源的關鍵。據報道,數據目錄相當龐大,包括來自武漢實驗室獲得的病毒基因圖譜。

8 月底,拜登給予美國情報部門調查 COVID-19 源頭的 90 天期限將正式屆滿,到時可能會激發新一波武漢實驗室洩漏論。而中國是否會繼續以德堡論回應?除了聯署外,是否會有甚麼新手段?不出一個月內自有分曉。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