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痛快的了斷

2020/5/28 — 12:18

1)林行止曾以「蠍子和烏龜過河」的故事預言中共在香港主權移交後因本性使然,必定忍不住同化繼而消滅香港。按實際發生的歷史,原版本對中共還是太疑中留情。實情蠍子一開始就計劃吸烏龜血自肥,橋過了一半時自己已長大得可獨自前行,轉而嫌烏龜不夠順服聽話,並打下毒針妄想改變烏龜。烏龜拒絕慢性中毒死亡,大力反咬,結果被踢落河。最終能否扯下蠍子同歸於盡,還是未知之數。

2)這 23 年的日子,特別是最近 10 年,被中共逼上賊船的香港人只剩受侵犯的記憶,什麼都要防守:法治要守、自由要守、教育要守、公帑要守、社區要守、環境要守。多少香港人的生命在不斷的防衛戰中虛耗,但中共就把出賣香港人的過程,反過來改寫成是中共被侮辱的歷史。現在放在眼前的《國歌法》和《國安法》,就是中共不單止要強姦香港人,還要將嗌救命定為罪行--噓中共國歌判三年,揮舞旗幟表達更係顛覆分裂中共國,坐穿牢底。

3)中共國明明係暴政,只係以力屈人,偏偏要扮文明扮法治,說什麼美國都有《國歌法》《國安法》,為什麼中共國不可以有,為什麼香港人膽敢不接受?道理很簡單,因為你不配。第一,獨裁政權只當憲法是控制權力的工具,權力不受約束,生命賤如草芥,係假共和,不是真共和。在假共和國中,人民根本冇地位,如果唔係用暴力脅迫同民族主義洗腦,冇人會心甘情願接受。第二,真共和國的權力來自人民,永遠受人民的意志約束。人民變心可以換政府,甚至改憲法。在這樣的政治體制,人民才有可能讓出部分自由,接受以法例保護國家免被推翻,以至於保護國歌和國旗等象徵物。假共和逼人接受的《國安法》和《國歌法》,只係中共印給自己的強姦者通行證。

廣告

4)昨日李家超在立法會口頭質詢上說,23 年來都立不了 23 條,令人失望。特區傀儡政府當然明白立不了 23 條的原因,就是他們心知肚明,如果容許香港人選擇(先不談大陸人),大部分人都日夜企盼專政結束。如果撳一個掣可以顛覆到專政,有誰不飛身去撳呢?從 80 年代到 1997 的過渡期,中共是請求香港人接受和容忍它的落後和專制,要立法保護專制,講出來都面紅啦。

5)當然,在國際關係中,民主共和不是唯一的政體,中共國也一直高舉不干預別國內政的原則,反對外國介入香港事務。美國由 2014 年雨傘運動時的保持距離,到今天判定香港不再是自治體,當中改變的關鍵,就是發覺中共專制不單止不打算通過融入世界貿易體系而改變,還演化成為結合民族狂熱和精密數碼控制的黨國資本主義專制輸出國。香港被吞噬,台灣被武力統一,只會是第一步。

廣告

6)烏龜被蠍子半逼半騙來到河中心,反抗看似只有死路一條。美國的判定和伴隨而來的制裁措施,肯定會加速香港衰敗,但被蹂躪了 23 年的香港人第一次目睹蠍子受打擊,無論如何也難掩痛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