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20/8/20 - 13:16

痱滋界 KOL 的生活

我本來只係一粒平凡的痱滋,同我的同類一樣,只要依附的軀體夠口臭、燥底、愛重口味就可以有出頭天,生命周期雖短,總在三五七日就要凋謝,但仍會駛出渾身解數讓寄居軀殼痛極思痛,嘗到不潔身自愛、生活不正常的後果。

但運氣呢樣野要來真係擋唔住,依附在一個雪糕筒男的身上令我一夜成名,不單引起宿主人類的關注,更惹來痱滋同類的羨慕,我——在一個動盪不安的小城中,各大媒體爭相報道,人人都關心我係咪真的存在,但又無方法搵到我,一時間變左痱滋界的 KOL,真係唔多慣。

呵呵,其實我同啲天王嫂一樣,係比人好運少少之嘛,邊有受過訓練?你地唔好聽人講就信至得㗎~

廣告

係寄居的軀體自己話被人追打時,我比人打了一下,之後就爆裂、流血、潰爛令佢痛不欲生,可能真係痛到懵左,所以當晚寫記事冊筆錄時都無寫過我的情況,係過咗一日,佢諗起無驗傷,證明唔到佢被人打過,咪將我努力修煉所得,表面狂野火紅、內裡純情潔白的糜爛身驅,加上外圍稍微圓滿腫脹的潰瘍影低來交差囉。所以只有少數人睇過我真身,保持神秘感就係令我變成 KOL 的手法,啲人只可以估我有幾紅,有幾大影響力,係非一般的痱滋。

至於啲官信唔信我都理唔到咁多㗎啦,真係個個都咁清醒咩!過左七日痱滋界 KOL 的生活,真係雖死猶榮,因為你地無可能再搵到另一粒痱滋可以取代我的位置,可以在痱滋歷史中留名,流芳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