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瘋狂 DQ】羅冠聰:政權加速破局 籲國際制裁 何桂藍寄語港人反抗

2020/7/30 — 19:39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政府選舉主任大規模撤銷(DQ)多人的立法會參選資格,目前最少 12 人被 DQ,包括 4 名爭取連任的立法會議員。現時身處英國的前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在 FB 說,今次被 DQ 人士的政治光譜廣闊,估計 DQ 最低門檻應該就是「旗幟鮮明」地反對國安法,或者有任何曾觸碰過外國遊說的經驗,換言之「極大部分民主派候選人將會被取消資格」,又相信隨後的 DQ 行為陸續有來。羅冠聰形容政府「自行加速」達致破局,呼籲各人保重小心,而他也會以個人身份繼續國際遊說。

被 DQ 的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說,大規模 DQ 已「無異於選舉舞弊」,政府之後藉疫情押後選舉,甚至召開「臨時立法會 2.0」通過惡法也不意外,但他不會就此退卻。至於另一名自稱「抗爭派」參選人岑敖暉說,對於現時政府做法「樂見其成」,因為政府已經自行「破局」,國際必有反應,要北京和港府付出沉重代價,寄語港人「不要妄自菲薄」。同為「抗爭派」的何桂藍說,港人終令中共「撕下最後一點偽裝」,政權亦已經將選舉的神聖殺死。何桂藍勉勵港人繼續抗爭,「香港的命運,就由活於這個時代的香港人的意志去開創,絕不要將責任再推卸至再下一代。」

「一國兩制的『裝飾』都直接卸下」

廣告

羅冠聰說,現時的大規模 DQ 基本上已宣告「香港議會人大化,連一國兩制的『裝飾』都直接卸下」。羅未能斷言立會選舉最終會否延期,不過政府已有兩手做法,「延期,所有被 DQ 團隊都不獲發選舉開支,建制派選舉由公帑賣單。不延期,民主派要尋找幾十位無『公開地反對國安法』的影武者亦非易事。」

羅冠聰又說,原本不少人都設想民主派達成「35+」後否決財政預算案,才會出現憲制危機和「破局」,但以目前形勢,「政府三番四次自行加速,已經快過我們想像中的狀況出現」,「對某些存心破局的候選人而言,也許並非最壞的事」。不過他亦說,現時疫情未息,在兩人限聚令之下如何恢復政治動員,則相當考驗眾多團隊的韌性和想像力。對於日後選舉,羅認為仍需要有「暗黃」人士參與,但選到多少人、投票率多高就已經「不太重要」,因為選舉已經沒有「35+ 雄心壯志」,大家就只能「假玩」。

廣告

寄語港人「保重小心」   繼續國際游說

羅冠聰認為,現時中共是期望以「短期扣血」,以「極大的恐懼及威嚇」反抗香港的反抗聲音,拔除香港問題這口「眼中釘」,但始終離不開誤判。他相信中共未來仍然會以「戰狼外交」與國際社會周旋,「所以都是老土說話,坐穩了」,寄語眾人在各自崗位付出要「保重小心」。羅又說,會在國際層面繼續將港人聲音傳達,並呼籲國際加快制裁。羅最後重申,他的國際游說工作全由個人名義進行,未與香港任何人士合作和獲得協助,「香港政府是不可能將我在海外的行為歸咎在其他人身上。」

黃之鋒:國際必看在眼內

至於已經被 DQ 的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 FB 說,現正與律師團隊研究選舉主任的理由,不過今次政府大規模 DQ 已「無異於選舉舞弊」,「國際社會對是次中共的舉動,定必看在眼內」。黃之鋒認為現時形勢嚴峻,即使政府藉疫情取消選舉,以「臨時立法會 2.0」通過惡法,廢除僅餘制衡權力,讓香港步入「萬年國代 2.0」也「絕不意外」。

黃之鋒對於未能將初選選民的託付送入議會感到抱歉,但他指只要「我一天未被國安法送中,政權也不能 DQ 我委身於民主運動的資格」。他引用 2018 年在周庭被 DQ 集會所說的話:「如果連監獄的牢獄之災都不能打擊我們的決心,不能夠參選難道就會令到我們從此退卻呢?不會。」他認同現時情況惡劣,但是「我對香港人有信心」,對於之後計畫,黃表示「未來幾天作適時公佈」。

岑敖暉:破局已成,不必氣餒

同樣被 DQ 的區議會(第二)參選人岑敖暉在 FB 說,「破局已成,不必氣餒」,他更對事情的發展感到「樂見其成」。在於岑而言,「議會戰線」的最大目的是要打破「假平衡」,「讓極權在消滅香港的同時必須負上最大的政治代價」。他認為議會戰線最壞情況是「DQ 一半放一半、35+ 又達不到」,部分民主派在假議會存在才是最壞情況。

岑認為,今次不論是「抗爭派」參選人,還是相對溫和的公民黨都因為反對《香港國安法》而被 DQ,認為政權意味「香港的立法機關已成人大」,香港短期會陷入僵局,但是「國際必會有反應,極權必然會為其橫蠻負上代價」。岑相信後續事件還應不少,香港人也應讓北京消滅香港期間,「負上最大最沉重的政治代價」。岑又說,過往沒有人能夠想像香港人能走到這地步,「香港人不要妄自菲薄」。

何桂藍:反抗為求生唯一出路

至於另一位被 DQ 的抗爭派參選人何桂藍說,團隊收到消息後雖有所失落,「但也不無興奮的聲音」,因為香港民主運動終於迫令中共「撕下最後一點偽裝」。何桂藍除了再次感謝初選市民外,更表示大家的一票絕對無因為政權的專橫而被浪費:「逼到中共走到這一步的,不僅僅是甚麼外國勢力,而正正是每一位仍未放棄、仍然傳承著運動精神的香港人。運動精神是甚麼?攬炒啊。反抗,是求生的唯一出路。」

何桂藍又認為,自從 2016 年 8 月首次 DQ 出現,政權已經逐步將選舉的神聖殺死,現時她期望香港人明白議會之路「從來就不可能將我們帶到民主化的終點」。她並且回顧,港人以及擔起「時代革命」旗幟的抗爭者在過往一年創造出新的抗爭形式,並且將香港走進國際視野,「香港的命運,就由活於這個時代的香港人的意志去開創,絕不要將責任再推卸至再下一代。只要知道仍有香港人未放棄,我們彼此,都要並肩走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