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瘟疫中,同學提醒我(關於公義的)兩三事

2020/3/10 — 12:09

由於疫情,家中網上教學,與同學互動多了新角度。

1. 昨天用 Zoom 上課,同學 present。有位香港同學說:他支持安樂死,因為人始終要死,既然醫不好就早點幫佢死,騰出醫院位置給其他可以救治的人。我問:這樣,中了新肺炎的老人,死亡率高,又易有併發症,不如踢她/他們出醫院,或幫她/他們安樂死。他想了一秒,說:對。我當下立時反應:若我是醫生,我真說不出口。我還說:按照 Rawls 的公義論(最初版),若絕對公平沒可能,資源便應傾向弱勢。(Rawls 1971)可是,offline 後,我猛然醒起,Rawls 承認他的理論並不可即時處理傷殘的問題!原因簡單:按 Rawls 的假設,公義應是一張社會合約,要達成合約,各方必須獨立理智地同意;然而,傷殘的光譜很濶,不一定都是獨立理智。(Nussbaum 2006)

2. 另一位同學因不用回校,與家人去了離島,拜神及聚餐。在舢舨上上網上課。我問:政府在疫情中,叫人不可聚餐不可宗教聚會;你還因不用回大學上課而做齊!她還說:人不多呀。我再追問:你們一定聚餐!她駁咀:只不過幾個人在屋內睇電視食下嘢之嘛。我即時反應:傳染機會跟人數有必然關係嗎?感染了,加重醫療系統負擔,係不公義。事後,我又反省:所有事都是因她孝順長者,陪眾人去拜神而起,而(信仰)自由又是 Rawls 的基本善(Primary Goods)之一(其餘包括:權利、收入、財富及機會),是人類策劃生命計劃的依歸。似乎,斥責她去拜神又反過來有點不公義。她又已經成年,此決定應是獨立理智吧。但,再想深一層,她這決定是否真的理智獨立?我們有否試過不情不願給同事同學朋友伴侶拉去看一齣自己不太喜歡的戲?她/他們沒有強迫,甚至只是溫柔(卻堅持)地勸導;然而,這決定是否真誠(Genuine)獨立理智?同理,為怕老人家家長黑白天哦,因此同意去拜神的決定又是否獨立否理智?也就是說:加入 Rawls 社會合約所需的獨立理智,又是否總是真誠?

廣告

3. 同班另一同學一邊上班一邊上網一邊上課。原來,她在咖啡店工作,還懂弄我喜愛的 Chai Tea Latte。我說:疫情完了去幫襯。她說:好啊!不與大陸人來就可以了。我小心地問:為甚麼呀?她條件反射:怕播毒嘛。我再問:那意大利人南韓人呢?她很坦白:那又不怕喎。我立時火爆:那就是不公義,是歧視!有否感染與人的種族全沒關係。就像 HIV 一樣,有否 HIV 與直孿那有關係。即便要問,也是問那人有否進行安全性行為。同理,怕一個人會否播毒,就應該看那人是否從疫區過來,對吧?

那是否種族歧視?同一種族中間會否互相歧視?內地學生又教曉我一事:原來很多內地人不喜歡河南人,說河南人都是小偷。我普通話老師又說過:福建人奸狡,要小心。細想一下,人的性格行為同血源、祖籍及出生地又有何關係?

廣告

我明我明,現行《種族歧視條例》第 8(3) 條列明:涉及國籍的歧視是例外情況;但如果我們坦誠接受同一種族國籍內可以因文化差異而產生歧視,該例外是否應取消呢?澳洲維多利亞省的《Equal Opportunity Act 2010》便列明可以處理同一種族內,由差異產生的歧視。(順帶一提:(1) 早於 2005 年,澳洲已有學者建議將「文化」(Culture)寫入種族的法律定義,(2) 澳洲種族歧視法律亦保障原住民;香港有關條例可否也考慮以上建議?)(Jayasuriya 2005)

至於語言歧視是否歧視?早於 2002 年(對,也是上一次瘟疫將爆發時)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發生種族歧視事件,由余若薇領導的調查委員會已裁定語言歧視是種族歧視,所以側重英文學術出品輕視中文文章書本就是歧視。也由於當年沒規管,城市大學即使犯錯,不用賠償不用道歉,之後社會才開始討論應否為種族歧視立法。

老生常談:在極端困難時,既有約定俗成的盲點容易暴露 — 就如 Rawls 理論及當下《種族歧視條例》。但只要我們趁機反省改善;那即使是最壞的時候,相信也可是最好的時候。

 

延伸閱讀:
Jayasuriya, Laksiri (2005) The Law and Racism: Some Reflections on the Australian Experience. Churchlands, Australia: Edith Cowan University.
Nussbaum, Martha (2006) Frontiers of Justice: Disability, Nationality, Species Membership. Cambridge, USA & London: The Belknap Press.
Rawls, John (1971) A Theory of Justice. Cambridge, US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