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盂蘭節論捉鬼】生擒公安好暴力?答:未聞弒君也

2019/8/14 — 15:1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七月十四日盂蘭節,鬼門關大開,百鬼夜行。近日示威中亦人人自危,紛紛在網上「捉鬼」指斥「中計」,惟在示威現場面對「真鬼」時,卻對其寬恕,實是令人大惑不解。在此先問一句,若無性命,談甚麼爭取自由、人權、公義?談甚麼「唔好做自己所討厭嘅人所做嘅事」?

鬼,出賣同路人之小人也,出現人間要麼是挑釁,要麼是圖謀不軌。黑警、公安、解放軍、黑社會,甚至篤灰友,一律魑魅魍魎都為之鬼。在此先談暴力,再談割席。

止戈為武 以武制暴?

廣告

武力與暴力本質上甚為不同。止戈為武,「武力」追求止息干戈;「暴力」則是與邪惡等負面詞語畫上等號。無人願意訴諸武力,但為何仍有一些示威者選擇以此解決問題?若認為他們只是為發洩,未免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這些人選擇自己手上沾上鮮血,或者成為自己不願成為的人,究其原因,只為對抗將刀刃架在大家頸上的敵人,以保護自己、戰友,以後站在他們身後的你和我。

廣告

數日前8月11日警方的清場中,警方化作黑衣人混入示威者中,將數人拘捕,金魚腦的港人應該未有忘記;721 元朗白衣人、北角、荃灣暴力事件,大家恨意還在;幾個月來網上流傳黑社會混入入群,如斯言之鑿鑿,大家亦應該言猶在耳⋯⋯

在這個劍拔弩張的時刻,數不盡的危機四伏。的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惟對方此時此刻出現現場,難道是想支持大家為大家派水?試想想,明知對方有如定時炸彈,在某一刻某一秒就會取你全家性命,你不會選擇使用武力嗎?

聞誅一夫 未聞弒君

武力是否可取,需視乎情況及程度。孟子《梁惠王章句下》論武王紂,或可對此再作解釋,齊宣王問曰:「臣弒其君,可乎?」孟子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一班拋頭顱灑熱血的青年,相信最不願見到再有手足被捕或受傷。面對無數試圖奪你性命的厲鬼,當然在可行情況下最理想是不戰而屈人之兵,講耶穌,以聖哈利路也或者波野波羅蜜多心經感化,但在非常時期,以非常手段解決亦可理解。

如上述所言,如斯情況若不加以制伏有關厲鬼,任由他們在人間作威作福,警察扮黑衣人捉示威者只會重演,一眾示威者的性命亦可能隨時不保。

就武力程度而言,的確值得商榷,畢竟有不少人認為只要能限制對方就足夠,不過這並未能起到阻嚇作用。筆者並非鼓吹傷人行為,惟有限度的武力,的確能收以武制暴之效。君不見「721」後,勇武示威者在及後數場紅衣人、藍衣人襲擊中,不但能保護同袍,更能擊退魑魅魍魎,達止戈作用?

你可以遠庖廚 但核彈都唔割

對敵人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誰也承受不了再有手足受害。但為何機場有人捉真鬼時,卻被反指是鬼,甚至大呼中計,急急割席?

的確,武力是難以令人接受。又引孟子《梁惠王章句上》曰:「君子遠庖廚」。人皆有不忍之心,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故之不忍見肅殺之事,所以遠庖廚。有人視之為掩耳盜鈴,或是眼不見為淨的逃避,但至少孟子無叫人割席。

這群義士可能都不認同流血,但無論如何,他們選擇代替大家,以雙手沾滿暴力或鮮血,背負可能的指責,罪名,以保大家安危。我們還要過橋抽板與他們劃清界線嗎?

核彈都唔割的意思,正指出若同路人的做法只要對目標有利,就算有所過失,我們亦要包容,不分化,不責備。這絕非教條主義,而是對大家的一種尊重和保障。與其在連登大叫中計,指斥前線是鬼,不如當前線捉鬼時給予支持,事後大家在連登搞事後檢討,各舒己見,而非搞批鬥大會。

我願意為你擋子彈 但請你不要在我背後插刀

筆者無意搞分化,但當運動來到此時此刻,散水中計之聲在網上(特別是連登)流出,一眾新註冊帳戶,連同此前一千元一個個帳戶在網上吹風,亦不無可能。一則展現網絡的多元聲音,二則反映大家更需要深入思考,而非人云亦云。

例如所謂的失民心其實是子虛烏有。民心乃風向,若無人割席,核心內圍民心不散,外圍亦會給予支持,若有文宣帶動,更可能會吸納更多人支持。反之,割席的效果只會搞散運動,誰是人是鬼可謂昭然若揭。

此時此刻更需團結,勇武派相信會義不容辭為大家擋刀擋子彈,但亦希望你和我不要在他們背後插刀,在談論義士捉鬼時,道出: 「毀傷仁愛的人叫做賊;毀傷道義的人叫做殘,這一類無視仁義道德、殘義賊仁的人,就叫做獨夫。我只聽說義士殺了獨夫,可沒聽說害人。」

這不是甚麼大道理,只是孟子教的是非黑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