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4/22 - 23:24

盡其在我,無悔今生

資料圖片,來源:Kon Karampelas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Kon Karampelas @ Unsplash

Timothy Garton Ash(總舵主的博士老師)對於布拉格之春有一句名言:

「一個春天之後,是十五個冬天。」

2020 年的確是中共由盛轉衰的轉捩點,但它遠遠未至於是 1989 的蘇共,毋寧更像是 1968 年的蘇共。

廣告

我私下知道一位很敬重的前輩*,外間時或譏刺他為「左膠」。嘗有獨派學生向他請益,坦言追求香港獨立。前輩立時一面嚴肅回答:你地要準備從事地下工作。

(*註:不用胡猜,不是梁文道)

我認識的「左膠」前輩都對前景憂心忡忡,他們在運動中被邊緣化,但愚以為始終值得尊重。因為他們的出身,會更加理解中國邏輯。

民族主義者要理解民族主義者的心態。不管中共倒不倒台,對於中國民族主義者,就算要死三千萬人來保住香港,他們依然認為值得。

所以我留意本土派言論,字裡行間或明或暗,都期望出現戰爭。因為大家心底都明白,若非爆發世界大戰級的亂局,香港不可能獨立。

但當真的要面對,結果其實好殘酷。

在香港民族主義者眼中,香港獨立是一個道德理想,是要不計代價去爭取的必然結局。但在中國民族主義者眼中,統一亦然。

追求香港獨立固然是符合道德的理想,但面對代價我會猶豫。我不是民族主義者,政治理念傾向柏林,人類不應優先追求最大的善,首先應避免最大的惡。

最後匈牙利和捷克能夠和平轉型,終究要歸功兩國人民早年(1956,1968)的起義,正因為蘇聯的殘酷鎮壓留下慘痛歷史,瀕死的蘇聯不敢再鎮壓第二次,才會為和平轉型奠下基礎。這方面我始終很尊敬民族主義者的高義。

希望面對來日大難,我們無分黨派,都能擇善固執,盡其在我,無悔今生。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