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一)另類選民

2019/11/21 — 16:05

赤柱監獄(資料圖片)

赤柱監獄(資料圖片)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2019 年區議會選舉將於週日舉行,現時社會大多關注投票當日能否順利進行,但大家又有沒有想到: 究竟囚犯可否投票?他們因犯罪而在獄中服刑,是否一併被剝奪政治參與權利?若然他們有權投票,投票是如何進行?

十年前成功覆核 在囚人士有權投票

廣告

事實上,在 2009 年以前,正在服刑的在囚人士,縱使是合資格已登記選民,被監禁期間(不論被判刑期多久)均按法例規定被剝奪投票權利;而那些未被判罪的還柙人士,則在行政上不被安排外出或在還押地點投票,變相被剝奪投票權。及至 2008 年,本會協助兩名在囚人士就在囚人士投票權提出司法覆核(陳健森、蔡全新 訴 律政司司長及其他(案件編號: HCAL 79, 83/2008)),成功為在囚者爭取投票權利。

時任高等法院法官的高舉能於判詞中指出,《基本法》第 26 條及《香港人權法案》第 21 條訂明,香港永久性居民可享有選舉權,而任何對永久性居民選舉權的限制必須有法律依據、合理、有正當性和合乎比例。雖然政府辯稱,剝奪在囚人士投票權是有合理目的,因可藉此額外懲罰以防止罪行及教育公眾守法;然而,法官質疑政府未能為有關辯解提出證據,以證明其稱聲稱的合法目的是可達到的。一如法官於判詞中所指出,近年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案例趨勢是反對剝奪個人的基本政治權利,惟多年來《立法會條例》及《區議會條例》是在完全不考慮刑期長短、罪行性質及嚴重性等因素的情況下,一刀切及自動地剝奪在囚人士登記為選民及投票的權利,因此判決有關限制是不合理和構成歧視,違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規定。

廣告

裁決確立在囚人士政治權利

案件是香港首宗成功以司法覆核方式挑戰有關投票權法例的個案,是維護香港永久性居民「政治權利」的重要案例,影響深遠。及後政府就如何安排在囚的合資格選民人士投票進行公眾諮詢,並從 2010 年以後,安排在囚人士參與各及議會選舉的投票,包括:2010 年立法會五區公投補選、2012 年及 2016 年的立法會選舉、2011 年及 2015 年的區議會選舉等。

以上一屆 2015 年的區議會選舉為例,投票當日全港懲教院所共有 1,728 名合資格選民,當年共有 709 名在囚人士投票,投票率約四成一(41.0%),與全港總投票率(47.0%)相若,反映在囚人士無異於市民大眾,希望透過選票,既行使公民權利,同時亦選出合適的代議士。

專用投票站 助「另類」選民投票

根據選管會統計數據,2019 年全港共有 1,816 名合資格投票的在囚人士。事實上,在囚者亦是社會中的一份子,他們的政治權利不應被禠奪,這亦有助他們投入社會事務。相反,作為候選人或被選人,他們亦要主動接觸懲教院所中的「另類」選民,了解他們的需要,為他們所關心的事宜而發聲。參考選管會在上一屆區議會選舉的安排,已登記的在囚或還押選民在投票當日,選舉事務處會聯同懲教署各懲教院所設立專用投票站,投票時間為上午九時至下午四時。此外,選舉事務處亦在警署設立三個專用投票站,供在投票日遭執法機關還押或拘留,及曾表示他們希望投票的已登記選民投票。

每名在囚的選民會獲發一個封套,封套上註明有關區議會選區的名稱及編號,以及該專用投票站的編號,選民須把已填劃的選票先放入封套,然後把封套放入投票箱,既保障投票保密,亦有助將選票在分流站分類;其後選票與會各他點票站的選票混合,再進行點票,以確保投票保密。

增加獲取候選人資訊方式 助選民選賢能

除行使投票權外,在囚者能否獲得充足的資訊,包括選舉人宣傳物品、能否當面向候選人質詢等等,亦直接影響他們最終的投票取向。在郵寄物品方面,在囚人士必須提供監獄地址作為通訊地址,否則選民無從接收郵寄的選舉資訊。此外,近年不少候選人均使用互聯網發佈其選舉訊息,在平衡院所保安和選民獲取資料訊息權利兩者下,會否容讓囚中選民接觸候選人在網上發佈的選舉訊息,實在值得當局深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