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曉穎母親

【短片】陳同佳鄧炳強等無應約到場 潘曉穎母:無一個夠膽出來面對我

台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遲遲未赴台自首,案中死者潘曉穎的母親日前(18 日)邀請陳同佳、保安局長鄧炳強、警務處長蕭澤頤、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等人出席在政府總部外公開會面。潘媽媽今早蛋現身金鐘政府總部,但她所邀請人員均沒有出席。潘媽媽直指:「人在做,天在看」,批評他們沒有膽面對她,「其實我都預咗,其身不正嘅人,當然唔會敢見我啦。」

今早 10 時 35 分,潘媽媽現身政府總部外空地,但她所邀請的陳同佳、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警務處處長蕭澤頤、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琼和周浩鼎,均無一現身。

潘母:轟其身不正   不敢見面

潘媽媽批評他們其身不正,不敢與她見面,稱他們只是港人面前再次出醜。

潘媽媽首先質問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就鄧早前受訪指陳同佳在港服刑完畢已成自由人,潘媽媽指,陳同佳在港只就洗黑錢罪服刑,但未就殺人罪受罰,卻可做回普通人,如常生活。她指,陳同佳隨時可再殺人,但當局卻讓陳「通街走」,不重視港人性命,危害社會安寧,「香港已經成功成為逃犯天堂。」

2021.10.20 潘母邀請多人到場,但包括警務處處長蕭澤頤未有應約,現場附近則有警民關係組人員。

轟鄧炳強讓陳同佳「通街走」

她指,政府官員收取納稅人支付的人工,但「乜都懶理」。她稱,台灣已表明可將證據送回香港處理,她亦多次就此致函有關部門,但當局回覆只提及「台灣政治操弄」等。她要求港府,要不在港審理案件,要不就將陳同佳送上飛機,讓他赴台投案。

潘媽媽又要求警務處處長蕭澤頤解釋,早前讓陳同佳入住安全屋的安排,是基於哪些機制,去保護殺人犯。

李慧琼

要求蕭澤頤解釋   按什麼機制保護殺人犯

潘媽媽同時批評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和周浩鼎,稱我只是一名母親,不懂政治,當時因女兒被殺而六神無主,被他們花言巧語,「呃我話一定可以幫到我,你哋話好有辦法。但最後,你幫到我啲乜嘢?我想知道!連電話都唔覆個。」當陳同佳出獄後,責任亦推卸至管浩鳴,便人間蒸發。

「李慧琼,你唔係氹我話一定會幫到我嘅咩?去做嘢啦,唔該你。同埋周浩鼎,你做人真係一啲都唔頂天立地。我話緊係你!」潘媽媽道。

她又憶述,2019年2月,她與民建聯開記招前一日,二人向她指有一條條例草案可以幫助她女兒,令她以為很有希望。惟面對太多聲音反對修例,她亦有曾向周浩鼎表示,擔心未能處理陳同佳案,但政府當時態度強硬,「呢兩個人叫我千祈唔好出嚟出聲,等佢哋兩個幫呀女討回公道就得」。潘媽媽指,李慧琼和周浩鼎二人是代表民建聯協助她,批評他們毀掉整個民建聯的公信力,「敗壞家聲」。

李慧琼:己克盡所能,為民發聲

李慧琼下午以文字回應潘媽媽指,自己克盡一個議員的所能,為民發聲。但台灣當局臨時改變態度,不作入境安排,明顯是政治手段。「那不是一個政黨或議員能力所及」,她指已盡力協助潘氏,暫亦無再被接觸。她又說:「我們不應是個別人士情緒宣洩或某些傳媒炒作的對象,那些偏頗不確的指控或攻擊是不合理、不公平的,更是不必要的,對解決問題毫不具建設性意義。」

另一 位民建聯議員周浩鼎也回應指,希望台灣當局不要再玩弄政治,盡快讓陳先生到台灣投案接受刑責。

立場新聞圖片

轟管牧處處保護陳同佳

潘媽媽又質疑,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牧師是藉幫助陳同佳赴台投案一事,在參選選委時爭取曝光率,未能當選後以為可金盆洗手,卻在被記者追問下意外令陳同佳居住安全屋一事曝光。潘媽媽籲勸管浩鳴「唔好再扮傻落去」,反省有否資格做帶領信徒的牧者。

管浩鳴:對得住良心

管浩鳴隨後回應指,明白潘母的心情,「可能在說話上有些激動」,他一直的立場都是希望陳同佳能面對做錯的事到台灣自首,他相信這樣做也是在幫潘曉穎的最好方法,他在事件上「對得住良心」,若潘母要誤會他「真的無辦法」。

潘媽媽同時質問殺害其女兒的陳同佳:「點解你要殺咗我個女呀?」潘媽媽熙質疑陳同佳預謀選擇到台灣殺害其女兒,甚至女兒手機號碼的最後短訊也不是女兒親自發出。潘媽媽同時批評陳同佳父母,未有讓陳同佳親自向受害者家屬道歉。

潘媽媽表示,相信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已「領會」到香港官員的辦事能力,希望駱可關注其女兒被殺案件。而潘媽媽發言未有提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她被問到會否覺得自己被政府和政黨利用時,形容自己不幸,也只是一名母親,不是政治人物,不明女兒案件如何涉及到政治。她反問港府為何不嘗試直接在港處理案件,「點解唔去試呀?唔係講過話要特事特辦咩?」

潘媽媽:政府未有就人身保護作任何行動

她又指,日前已要求警方提供人身保護,「因為我都好驚,因為一個人、一個殺人犯,自由自在可以周圍走,同埋我成日批評陳同佳,你估我唔驚人身安全?佢係一個重犯,係一個殺人棄屍犯,唔係一個普通犯。」惟她指,警方未有就人身保護作任何行動,亦沒有就此聯絡她。

潘媽媽又指,自己作為受害者亦很慘,提起女兒亦不禁哽咽,「每日都睇住做唔到呢單案,而阿女......就......就唔可以尋冤得雪,永遠都係咁,拖落去。我哋真係好辛苦呀,真係。幾難先有個女 20 歲,但呢個政府一啲都唔做,一啲都唔理,就由管牧師負責。管牧師只係一個代言人,代言陳同佳,處處保護陳同佳。其實我都想問管牧,有無真心保護我個女呢?呀女其實一樣係聖公會嘅學生。」

記者會片段: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