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人版花木蘭電影:古代的故事,今天的人性

2020/9/10 — 10:48

《木蘭辭.低俗醜惡現代化強國精裝版》

唧唧復唧唧,木蘭搏十億。懶理抗議聲,只求有業績。…不聞民間抗暴聲,新疆禁營外拍好景色。人隨黃鶴去,搵夠便走頭,不聞營外喚爹聲,但知維族人少冇得揪。移民坐飛機,河山多事非。底氣憑官惡,聲大有人黐。官大便爽死,義士十年監。回國變嬌子,覲見大會堂,領導氹氹轉,歌頌黨國強。全國流人慾,木蘭過埠又出洋,此時飲飽又食足,衣錦好還鄉。爺孃聞女來,索還養育賬;阿姊聞妹來,紅袖要添香;小弟聞姊來,傍住阿姐入官場。不需走後門,無需貼大牀,晩晚四圍蒲,舊債有人償。唔搵你就笨,人老便珠黃。做人要醒目,窮鬼無事忙,改革四十年,木蘭未死也轉行。國情原撲朔,世態也迷離;只要跟黨走,管他低能定白痴!

有朋友今天跟我說,覺得扮演真人版花木蘭那個來自中國內地的女演員也算得上是一個美女。什麼才算是美,很難有一個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標準,有時也確實是各花入各眼,情人眼裏也會出西施,所以爭拗什麼叫美,往往不一定有結論。

廣告

那位女演員,以前曾經睇過幾集他扮演的小龍女。雖然沒有把那套電視劇看完,但印象中她的形像也算是頗為清新耀眼的。之後便再沒有留意他的去向,直到去年傳出迪士尼製作的真人版花木蘭就是由他主演,才再一次留意到這個女演員。

花木蘭的故事,不少人都很清楚。我讀中學的時候,那首北魏年代的民歌《木蘭辭》是中文科的範文,要唸書,要默書的!故事是真是假其實都不重要,犯駁之處也很多,但故事宣揚的孝道精神,就已經成為了教化公眾的典範。故事本身也有一定的浪漫主義色彩,《木蘭辭》的節奏也容易上口。因此也成為了一個有吸引力的故事!

廣告

我跟讚美這個女演員的朋友說,我也贊成這個女演員的外型幾好。不過自從去年她就着香港的抗爭運動及支持警暴發表的那番話之後,反映了她這個人的心術很有問題。所以我早就決定一定不會看這部電影,也支持對這部電影的所有杯葛活動。就算佢係西施再世都係咁話。

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去到屋村的閱覽室,讀完那一本簡潔兒童版《鐘樓駝俠》(即法國大文豪雨果的其中一本著名小說《巴黎聖母院》)之後,便已經明白到人的外貌唔係最重要。書中的主人翁加西莫多是一個無人要的孤兒,樣子醜怪,而且身體殘缺不全,但他的心靈美麗,也不因為自己的醜陋而不懂得欣賞美!所以她才會心儀那一位吉卜賽女郎!而書中那個主教雖然衣冠楚楚,一臉權威,也好像行了善,收容了加西莫多。但他對待加西莫多,就只當他是一個僕人,收容他只因為是要滿足世人對宗教領袖要作善行的期望,要做出來給人看!在骨子裏,這個主教更是心靈邪惡,靈魂醜陋。外型的美與靈魂的醜,外型的醜與心靈的美,正是這本小說要突出的矛盾!那一個更重要,也是呼之欲出!如何在美醜對照的扭曲中作出評價與取捨,正是雨果寫這本小說要討論的主旨!

香港人面對今天這個政權,我們最需要抗衡的,就是價值的扭曲。政權要我們接受的現實,只能選擇做順民。只要對不合理的事視而不見,只要在自由與民主問題上作妥協,我們便會有更多機會可以參加人人有機會發財的遊戲。而政權所做的事有多不合理,對少數民族的壓迫有幾嚴重,對異見分子是如何殘酷,在國際社會上是有多橫蠻與失格,其雙重標準與偽善又有幾露骨,把整個社會又搞得如何荒謬,只要我們這些都視而不見,那大家都可以繼續抱著小確幸的心態來過活。

如果更願意多行一步,像今天香港那些達官貴人、建制奴才、五毛粉蛆一樣,唔怕核凸天天出來歌功頌德,話唔定仲可以有運行,可以盼望有朝一日自己也有個收成期。或者就像這一位外型也算是不錯的女演員,以支持暴行來表忠,討主子的高興,說不定就會有更多像迪士尼這種只知中國這個龐大市場,而對新疆那些集中營視而不見的跨國大企業,將來或許還會拍女媧,還會開拍嫦娥奔月這些中國概念的電影,到時就真的可能發過豬頭了!

說來說去,今天這個強國所表現出來的文化素質真的如此有吸引力嗎?還是不斷自己在暴露其醜陋?迪士尼投資拍這電影,真的是覺得這個故事很能彰顯普世的文化價值嗎?還是只因為覺得開拓中國市場是一條財路?據說迪士尼公司對這部電影的目標就是10億美元的票房!中國市場喎!

當暴政變成越來越具體的事實,每一個人都可以用各自的方式來繼續抗爭。當年捷克領導人哈維爾說,最重要的是大家都選擇「活在真實」。不要被中國人的故事變成了迪士尼的作品,或者打入荷里活,就以為這樣是代表中國人像那些作品一樣可以成為商業文化的標本!有些小粉紅真的會以為這樣就足以讓他們民族榮耀感上腦,但只要我們活在真實,就會明白今天所見的五光十色,其實只是巴黎聖母院那位主教一樣外觀亮麗,實際上靈魂醜陋!那種露骨的醜陋與低俗,就連十幾歲的香港少年都知道恥與為伍。這也如那一位外表不俗的女演員,一句說話便表明了亮麗外型掩飾不了的心術不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