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係救不到理大點算? 承認勇武極限 深思接續策略

2019/11/18 — 17:38

好殘酷,好迂腐,但書生都必須講,我地係時候要承認外圍反攻入去既方法基本上係無可能成功,因為武力太大差距。

當初勇武抗爭之所以可行,都係環繞自衛還擊同流水作戰。一打陣地戰,雙方交鋒,基本上警方係碾壓式勝利。現在連理大半公里範圍都難以進入。

如果真係反圍救援唔到理大,咁可以做啲咩?而家基本上只有兩個比較可行的方法。

廣告

一係號召百萬人遍地開花兼罷工,唔係要攻入去,而係盡可能施壓,睇下有無政府可能會讓步。而依個方案既難度係依個無人性的政府未必「騷」你,而且而家實在太多和理非「怕死」,要號召咁多人現身街頭相當果困難。書生亦認為大家(包括勇武派)一直低估香港人的膽怯;可能民調顯示大多數港人撐勇武,但只係心態上支持,真係有起事上黎會出黎撐勇武,係非常之少,畢竟法律承搶擔相當重。

二係最迂腐最難受但保命既既方法:投降。入面既人準備棄 gear 被捕,各大議員醫護律師前往現場配合確保被捕者安全。

廣告

因為入面有好多人已經受傷,更傳有些市民傷勢屬嚴重甚或危殆。如果上述果招都實行唔到,若要保住理大入面既人既性命安全,依個可能係唯一方法。

大家擔心被捕後既酷刑,要靠律師議員等知名人士全力跟進。大家搶擔心既暴動罪,就要被捕者令自己唔會比到控方有證據告得入暴動。後者唔係無可能,畢竟理大本身係校園,唔係入面既人唔想走,係被警方圍困到走唔到。即使警方係現場搵到證物,都要證明果啲證明係你用過先得。

當然,書生明白好多人都唔甘心,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絕不投降。依個亦係睇大家究竟想要啲咩,想付出幾大代價,但都要考慮其他想安全離開理大的人士。

好多嘗試救援既市民已被捕。理大入面既人安危不明。

最後,大家要重新諗下勇武既極限,香港人心態上既未 ready。依場運動,勇武及和理非缺一不可。既然經歷左依一個月,和理非都無法「進化」,應可判斷為香港可以動員到既勇武已經到左極限。再罵再埋怨,和理非都係會因承擔唔到成本唔敢出。

香港人抵唔抵死,書生唔想講。人性就係咁,大部分人要去到生死關頭無得選擇時先會拼命,而家既社會狀態,其實對好多香港人黎講,係可以選擇保住自身安全。你可以話佢地懦弱,但其實佢地自己都知。

義士唔係 Condom ,所以更加要先止血。無新型既行動策略,愈硬碰只會愈受打擊愈沮喪。而家係 poly 入面唔少都係最勇果批,政府要不惜一切「殲滅」佢地。

可預想若然救援失敗,勇武同和理非有機會出現分裂。大家之後點行動,決定運動仲持唔持續到落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