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左)特首林鄭月娥、(圖右)保安局局長鄧炳強

真奇怪,真奇怪,但市民心中有判斷

農曆七月,對時運有點 low 的人來說,怪事的確特別多。

早幾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才說:「如果有政黨有大批黨員,但又不議政、論政及參政,就會令人懷疑有關政黨的存在價值,亦會有點奇怪。」

言猶在耳,昨日保安局長鄧炳強就不點名批評 612 人道支援基金:「當一個團體說會解散,但解散前要籌錢,我覺得這是很奇怪的現象。我說撈油水,相信市民心中會有判斷。」

以上兩事,我絲毫不覺得奇怪。至於我的判斷,也不必鬼鬼祟祟放在心中,可以開誠布公,宣之於口。

先講鄧局長覺得奇怪的事。612 基金宣佈停運時,其實已解釋得一清二楚:他們籌款的原因,是應付結束前的運作及法律資助。基金信託人吳靄儀說,612 基金仍會支援 12 月 31 日或之前正在審理的裁判法院案件,涉及 100 人。

正常市民的判斷很簡單,就是:「打官司需要錢,基金運作也要經費,好出奇呀?」鄧局長覺得奇怪,那才真正奇怪。

現在輪到市長,不,行政長官口中的咄咄怪事。

一個政黨有大批黨員,卻不議政不參政,反而集體躺平,在其他地方當然奇怪,但在「國安大法」當道的香港,則一點也不奇怪。須知參選會消耗大量時間精神,你以為別人吃飽無事就在家中數現鈔,對着夫兒沒話題氣氛肅殺只有難堪的沉默麼?

更重要的,是參政涉及錢。日前鄭松泰被 condom 事件,已顯示無論候選人的臭史蓋得多密,嗅覺比狗更靈敏的「資審員」,都能以專業的感覺辨識出來,然後一錘定音,話你「騙徒」就係「騙徒」。

在鄧炳強、林鄭月娥這兩位擁有高尚情操的官眼中,民主派政棍參選也不外乎想「撈油水」吧。但事實擺在眼前:今天參政,能撈的油水實在太少;若不幸選到,也可以忽然 DQ,分分鐘賠錢嘔凸。這種蝕本生意,真正的「騙徒」才不會做。

關於民主派參選這件事,正常市民的判斷也很簡單吧:「如果一個比謝偉俊更溫和的『非建制派』也被定性為『騙徒』,那麼民主派若有參選者,就更不可能順利過關,更不可能不是『騙徒』了,除非……」「除非」之後的內容,相信市民心中會有判斷。

最後想講的是,我相信立法會不搞「清一色」— 肯定有紅色、藍色和紫色。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