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正挑戰開始 我們需要匹配這革命世代的代議士

2020/9/29 — 21:53

與慢議員數年前在歐洲相遇時的合照!(作者 Facebook 圖片)

與慢議員數年前在歐洲相遇時的合照!(作者 Facebook 圖片)

民調出爐,民主派支持者整體希望議員離任,而十數位民主派議員的支持者傾向留任的意見,則在不過半下「跑贏馬鼻」。

其實人在海外,觀察立會「去留之爭」只能流於衡量網路討論熱度,不難發現無論是辯論、各專頁的貼文,均突顯議題近期不受市民關注。

也許是各人覺得去留早有定數,或者覺得對政局影響不太關鍵,所以才認為爭拗太多顯得無謂,刻下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

廣告

對我而言,也許是已經被逼脫離議會好一陣子,目前專注投入的國際線、以及不同的支援工作中,其實對香港議會的走勢沒有太強烈意見,也不敢為香港議會路線作倡議或指點前路。

但我覺得無論結果如何,這場爭議必然是屬於「陣營內部矛盾」,而非去到「敵我矛盾」的層次 — 將貼標籤的文化延續在這場論爭中,其對香港民主政治的傷害,一定比去或留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大。

廣告

有跟進我在議會一年的表現就知道,對於在抗爭層面放軟手腳的民主派而言,我當然會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但我的角色就是要以身作則,讓自己的努力去推動改變,去令市民對政治人物的付出和素養都有一定要求,從而令這些不達標的議員感受到壓力。

在議會內,阿廸、慢必、Tanya 都是我極敬重的同道,尤其是在議會期間合作無間的阿廸、慢必,我對他們的信任甚至會去到無條件支持他們所有決定。

而留在議會關注弱勢議題的超雄、為囚權奔波的家臻、抗爭不遺餘力的 Ted,都是我心目中優秀的議員,在殘缺的議會內仍然有具說服力的影響以及位置。

所以歸根究底,去或留可能是一個層次上的分別,實際上更重要的是如何加強抗爭力度,如何不同層面向政府施壓。假如留在議會依然行禮如儀,那麼被唾棄也是正常;但反之,塵埃落定後,在議會反而有更強的牽制力,我相信市民也是會更能理解現在所做的決定。

所以,決定去向後,挑戰才是真正開始。要繼續令市民失望,或者以不同的行動、信念取信於民,在於這批議會同事到底有無沒有洞悉這場爭議的核心:我們需要匹配這個革命世代的代議士。

不論如何,不能憂懷喪志,離開議會的同事也有很長的路去論證這個決定是否正確,所營造的餘波能否撼動香港。

最終,這條民主路,我們還是要大家一起走。

#去留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