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劉紹銘譯《一九八四》封面、Matthew Henry @ Unsplash

真理破土發芽的聲音

他們用謊言埋葬事實,但在專制土壤下真理的種子卻勉力尋找陽光,破土發芽時綻放震耳的響聲。

林鄭熱烈歡迎中央「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又認為立法會減少直選議席後市民可通過防火滅罪委員會等表達意見。建制派支持「愛國者治港」的街站冷冷清清,但主辦單位卻說收到 238 萬個簽名,代表大部份市民支持「完善」選舉制度。

中大校友 珍惜自由投票

我發覺稍為清醒的市民都無興趣討論新制度的細節,反正議會已變成忠誠廢物的回收站、比拼忠誠或腦殘程度的把戲。市民竊竊私語的,是究竟要投白票還是乾脆不去投票?有些說必須在選票上寫上粗口才能洩心頭之恨,有些卻擔心投白票會谷高投票率,被利用製造排隊場面。現在政府決定立法懲治煽動選民投白票的行為,這些噪音便只能在泥土下混動,且看生出怎樣的果子來。

因為自由投票已幾成絕響,中大人份外珍惜上周末中大校友評議會選舉的一票。這次選舉將選出評議會新任主席(亦為中大當然校董)及兩名常委。因為有千計校友報名參加,會議要在紅磡體育館舉行。早上的候選人質詢環節中,所有被抽中的校友都質疑校方有否捍衞言論自由、對學生會的打壓是否合理、評議會有否適時代表校友監督校方等。雖然有些候選人恍如容海恩上身,答問題後自己亦不知身在太虛何處,整體仍是平和有序,但下午的會員大會卻是在喝倒采聲中進行。

會議開始馬上進入投票程序,有些校友對在眾目睽睽下在選票上蓋印有所質疑;有人擔心遲到的校友會否失去投票權,要求說明截止投票時間。但評議會主席卻一臉輕佻,說今天他是主席、當然由他話事。有校友不滿主席表現,要求大會加入不信任動議的議程,但主席卻不明白規程問題的優先性,只管插科打諢或威脅驅逐和他爭拗的校友離場。我卻驚訝香港有這麼多何君堯般的人物,還攀上學問殿堂成為校董。不過投票結果喜出望外,開明派候選人以高票當選,絕大多數與會者亦通過對主席不信任動議,全場掌聲雷動,那是民意破土發芽的聲音。但有一種投票,靜默無聲,連投票者都不覺自己正在表態。2020 年公共圖書館書籍借閱排行榜,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榮登十大。此書描繪的極權世界,讀得我心膽俱裂,不太敢向在沮喪漩渦中掙扎的朋友推介。

讀《一九八四》 對極權多一分警惕

歐威爾早年思想左傾,筆下寫的是社會底層的悲歌和殖民地的殘酷統治。他反對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初心讓他自願投身西班牙內戰,與共產黨人並肩對抗弗朗哥的右翼法西斯。誰知他參與的兵團後來被共產黨視為托派組織而要清理門戶,在千鈞一髮間逃命。種種經歷,讓他體驗到無論是左翼或右翼都有走向極權的傾向。自此以後,他決定以批判獨裁、為自由而寫作為一生志業。

《一九八四》描寫被「老大哥」統治下的國度,如何改造語言文字令人們失去異議的詞彙、人肉篤灰和電子監視令人時刻必須循規蹈矩、改寫歷史讓領導人變成全知全能、嚴刑虐待令抗爭者的肉體、思維甚至情緒都擁抱扭曲的現實。在極權下生活的本質,「倒不是它的殘忍面與朝不保夕的恐懼,而是生活本身成了荒涼、灰暗和落寞的代名詞。」

為甚麼人們仍是熱切地閱讀這本令人膽戰心驚的書?上海譯文出版社的版本在書面封條上印了:「多一個人看奧威爾,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劉紹銘在中文大學出版社的版本中的譯者前言說:「在國人中多一個讀者,就多一分對極權政治的警惕。」這亦是真理破土發芽的聲音。

 

原刊於《蘋果日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