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相的故事(一)

2020/5/22 — 19:0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聽過一個有關真相的寓言:

風塵僕僕的「真相」,經過一條小溪,心想天氣這麼悶熱,洗個澡也是好的。眼看四野無人,便脫下衣服下水洗澡。但單純的「真相」沒有留意躲在暗角的「謊言」,而「謊言」一早覬覦「真相」一身的潔白亮麗,偷偷穿上「真相」的衣裳,再悄悄溜走。「真相」沐浴後一身清涼,卻驚覺衣物已被人偷走。本來眼前有一套「謊言」遺下的衣物,但「真相」嫌棄對方衣衫污穢襤褸,及不上自己的純潔清白,寧願赤著身子,也不肯穿上「謊言」的衣衫。結果是,「謊言」披上「真相」的外衣,處處受人擁戴;但赤裸裸的「真相」,卻無人接受……

故事,其實尚未完結……

廣告

「真相」一心想找回自己失去的衣物,縱然承受世人歧視及怪異的目光,仍堅持走遍世界各地,尋尋覓覓。當然,他亦慢慢學會了妥協,即使是粗衣麻布,只要是整潔的也能披搭在身,總勝過赤身露體,也起碼可讓他避過滋擾,繼續上路。

跌跌碰碰,「真相」走到了一個大城市。印象中這個城市有很多的高樓大廈,有很多人和車,生活節奏快快的,人人面上也戴着口罩,總是愁眉苦臉似的。

廣告

「真相」細心觀察着身邊途人的衣着,希望找到自己失去的衣裳。不知不覺間,他走到一個大型商場,他的目光被電視螢光幕上的畫面吸引住:他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一幅高牆背景的標題之上。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這個城市的名字。背景另有一些衝突場面的照片,似乎這個城市曾經有過大規模的衝突,社會受過相當的破壞。標題下站着一個短髮的戴着眼鏡的女士,不徐不疾的說着話,偶爾托一托眼鏡,像在演說什麼似的。由於商場雜音眾多,「真相」無法聽清楚演說內容,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和這個城市連在一起。

看得入神之際,「真相」沒有留意四周的異動,到他發現身邊的途人已經四散的時候,他的胳膊已被人抓住。回頭一看,但見抓着他的是一個手持伸縮棍子的男子。看到對方亢奮的神情、異常放大的人瞳孔,他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已經受到威脅。「真相」意圖逃脫,但男子只有捉得更緊,更意外的扯脫他身上的衣物,露出一大片雪白無瑕的肌膚。男子雙目透射出詭異的目光,喉嚨更隱約發出「咯咯」的聲音,聽得人毛骨悚然。身邊的途人嘗試返回營救,但有更多穿著綠色制服的武裝份子上前阻攔,狠狠的把棍子重擊在意圖營救的人的頭上。「真相」心想,這些武裝分子濫暴成性,大概就是短髮女士口中的暴徒吧?破壞社會的就是這一班人吧?

當然「真相」無暇細想這些問題,因為他已被暴徒重重圍困,有些更乾脆坐在他的身上,讓他動彈不得。旁人見狀大聲問他叫什麼名字,他不明白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問這條問題,但直覺告訴他對方是想幫他的,便大聲回答「我叫真相!」殊不知,暴徒聽到他的名字之後更瘋狂的進攻,無數棍子迎頭痛擊,把「真相」打得昏死過去。因為他不知道,這群暴徒最忌憚、打擊得最不遺餘力心狠手辣的,就是「真相」。

(三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