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相的故事(二)

2020/5/23 — 12:51

資料圖片,來源:Ichigo121212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Ichigo121212 @Pixabay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真相」的意識被一聲無比凄厲的叫喊聲喚醒過來。定過神來,「真相」慢慢的審視自己的身體,他發現身體每寸的肌膚都有著不同程度的疼痛,大概是每寸的肌膚都有過不同程度的蹂躪。他也慢慢的審視週遭的環境,自己身處的,是間不見天日的密室,房間兩排有很多間同樣大小的囚室,中間是條不見盡頭的走廊,每次有人行過的時候,腳步聲總在走廊廻轉,久久未能散去。

「真相」也很細心的審視這裡每天的日程。過了數星期被囚禁的生活,聰明的他已能大概的掌握和預測得到每天會發生的事:什麼時候會被虐打,每次為時多久,痛楚要多久才能散去,那些痛楚怎樣也不會散去等等……他也能在職員開小差的時候,偷偷和隔壁的囚友打打交道,互通消息。他認識了隔壁的囚友,有「自由」、「平等」、「制度」和「公義」等,有些更已被囚禁超過二十年。從他們口中得知,這裡是一個很大型的羈留中心,在這裡曾經囚禁過很多人,也有很多酷刑、姦污、甚或死亡發生過;他探聽得到,那個短髮女士名字叫「極權」,是這個城市的首長,但她的權力其實來自她的主子「暴政」;而當日喚醒他意識的淒厲叫喊聲,是來自一個被虐致死的囚友,他生前被「極權」活活剥皮,製成人皮面具來進貢給主子,為醜陋臃腫的他塗脂抹粉;他也得知,那位死去的囚友,名字叫「法治」……

直到有一天,「真相」被人帶到一間房間,房間內是他久違了的整潔明亮。從窗簾穿透過來的,是他來到羈留中心後見到的第一道陽光。從在場職員的嚴陣以待,「真相」估計即將會有重要的大人物到臨,或有什麼重要的事發生。果然,大門打開,隨著幾聲敬禮,有幾個人走入房間,為首的那人,正是「極權」本人。在她身後的隨從,「真相」赫然見到他踏破鐵鞋、尋覓已久的「謊言」,原來「謊言」早已扶搖直上,成為「極權」的得力助手。看著原屬於自己的衣服穿在「謊言」的身上,「真相」感到百感交集。入房後,「極權」不停在「真相」赤裸的身體上下打量,目光令人不寒而慄,即使「真相」在這裡早已習慣了沒有尊嚴的生活,仍被盯得渾身不自在。「極權」和「謊言」及其他爪牙圍在一起竊竊私語,像在討論一些重要的事宜。一輪討論後,似乎仍然未有定案,突然電話聲響起,「極權」立即匆忙的衝前接聽。從她必恭必敬的態度,唯唯諾諾的回應,與及身體不期然的向前躬身,對方應該就是她一直膜拜的「暴政」。接連說了多聲多謝之後,她掛斷了電話。托一托眼鏡,鏡片反射出一道寒光,「極權」緩緩的說了句:「埋了他。」便轉身離開房間。

廣告

這是「真相」被活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之後的遭遇不在此詳述了,總之他被扭曲,被踐踏,被輾碎,再被長埋在這個城市最深的、最黑暗、距離陽光最遠的角落,渡過了很多個夏天和冬天。

(三之二)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