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破壞公物梗係唔啱

2019/7/2 — 10:06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在立法會被追求民主、自由、及公道的示威者衝擊,造成看此嚴重的所謂「破壞」之前,整個立法會其實早已經被政府、被北京當局、被那些奴隷派破壞得體無完膚了。

人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被DQ;立法會應該反映的民意平衡被扭曲;議事規則被一再修改至「公就政府贏,字就市民輸」的局面;但開會仍然可以任由那些奴隸派議員擔任的主席「要幾時設限就設限,想趕邊個走就趕邊個走」;有些人的政治權利可以無端端被剝奪,隨便俾個不成理由的理由就可以有一個中級公務員決定唔俾佢哋玩,市民無得揀。

這個立法會早就爛溶溶啦!

廣告

說到破壞,還嚴重得過這些?是誰不斷在破壞社會公器?是誰把立法會變成橡皮圖章?是誰把特區政府變成私人俱樂部?是誰把香港的政治體制變成宦官閹人大雜院?還要與江湖勢力眉來眼去!還要把香港的警察變成公安!還要鼓動五毛藍絲郁手打人吐口水!這些人現在竟然出來指責別人對立法會及對社會造成破壞!

對立法會造成破壞、對香港造成破壞的罪魁禍首是誰?大家心裏有數!在譴責「有人造成破壞」的時候,最好首先反省下自己做咗啲乜。如果說要「追究到底」,首先應該向周處除三害學習,首先追究一下自己!

廣告

無形的破壞比起有形的破壞,往往造成更大的損害。看不到的內傷也常常比表面上睇得出的傷痕更致命。香港的政治體制及立法會,早就死在這一撮衣冠楚楚,現在還大詞炎炎譴責破壞者的這班人手上。

每次見到那些來自奴隷派的所謂議員若無其事,把破壞當是理所當然,在立法會的會議室煞有介事地扮開會的時候,我都會覺得立法會滿目瘡痍,慘不忍睹。我認為真的要追究這些破壞者!

破壞公物梗係唔啱,但一而再依恃被壟斷了的公權力來破壞社會公器就更是罪大惡極,也是造成形相上被破壞的前因。

示威造成的破壞大家都睇到,這肯定會被當權者視為把抦,也會被利用來作救命草以掩飾自己的不堪與罪行。大家有沒有看半夜四點那個記者招待會?可能是我老眼昏花,我看到他們個個都戴上口罩眼罩以虛假的面目示人;他們都頭戴四個頭盔,手持硬物作攻擊性武器;個個青面獠牙、凶神惡煞。比起那些取了雪櫃內的飲品還要自動付錢的示威者可怕得多,而且可惡不止一百倍!

作為一個社會動員及行動,這樣的衝擊及破壞當然有值得檢討之處。但看到傳來的影像,也不像只是把看似完整的千瘡百孔,以十分具有行為藝術特色的方式暴露在眾人眼前嗎?

說句真心話,我仍然不贊成衝撃,我唔想見到有年輕人搵命博,我梗係不贊成破壞公物,但我對已經虛偽糜爛的、形式上的、被破壞淨盡香港政治更是深惡痛絶。所以在高牆與雞蛋之間,我一定繼續站在雞蛋這一邊。其實有得揀嗎?我就是雞蛋!大部份香港市民都不是雞蛋嗎!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