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破壞香港自治才是「禍港」之舉 中共建制應懸崖勒馬

2020/4/15 — 10:0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港澳辦及中聯辦昨日發出聲明,批評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故意拖延是「政治攬炒」,違反宣誓誓言,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一眾建制派議員今日蜂湧而出,為港澳辦及中聯辦的聲明護航,反指民主派推動美國《民主及人權法案》通過才是「實質干預香港」。林鄭月娥在傍晚「同心抗疫」為背景的記招中,亦離題萬丈批評民主派人士到海外推動民主法案是「赤裸裸的干預」。然而歸根究底,誰是令香港陷入可能失去「獨立經濟體」地位的窘境?必然是一眾只懂聽命中共的保皇黨。

近年中共明目張膽干預香港自治,才是外國認為需要審視《美國-香港政策法》、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的真正原因。香港的自治程度,與美國政府決定會否繼續《美國-香港政策法》,向香港賦予特殊經濟待遇息息相關。一旦香港的「獨立關稅區」不保,定必會重挫全球各地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然而中共政府、林鄭月娥以及一眾建制派議員繼續以「保護國家安全」之名增加在港操縱,變相令「三權分立」淪為一紙空談,令香港成為中共洗錢、走資、繞過國際監察的跳板,這才是將香港推向深淵的舉動。

《基本法》第二十二條指明「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港澳辦及中聯辦今次發表聲明,是運用其公權力就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立法會事務,對港府以及民主派施加壓力,這正是明刀明槍的「干預」。根據《基本法》草委李柱銘資深大律師所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的立法原意本是為平衡中國與香港不對等的權力,以免香港的制度逐漸被中國制度所吞噬。可惜時至今日,當日李先生所擔心的已發展為事實。兩辦高調對香港自治事務插手之際,一眾港共爪牙卻對《基本法》、「一國兩制」被破壞視如不見,卻拿出美國通過《民主及人權法案》作類比,可謂不論不類至極。

廣告

正如我在去年九月於美國參議院聽證會中發言時指出,從雨傘運動到反送中運動,香港人所爭取的民主和自治,這些都是「一國兩制」框架最初的精神。我在發言中亦指,我作為香港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被北京政府強行褫奪議席,已反映現時「一國兩制」所保障的法治及自治的空洞。同時,在反送中運動中警察與親北京勢力以暴力對付示威者、將示威者「非人化」,亦表明「一國兩制」承諾受到嚴重的威脅。正是中國政府背棄民主承諾、任意DQ民選議員、暴力鎮壓示威者的種種行逕,驅使美國國會去年通過《民主及人權法案》,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對香港政治地位進行審查,從而決定是否改變美國和香港之間獨特的貿易關係。今日林鄭月娥反而聲稱外國「干預」香港,無疑是倒果為因,賊喊捉賊。

事實上,今次港澳辦及中聯辦突然發稿指控民主派議員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違反宣誓聲明,絕非無心插柳,而是如黃之鋒所言,為即將DQ更多民主派議員鋪路。反映若今年九月選舉中,香港人團結一致令民主派取得過半議席,中共很大可能會強行干預,羅織藉口再次使出DQ招數。作為曾被政府DQ的立法會議員,我當然明白這並非新鮮事。但正如去年美國極速通過《民主及人權法案》,外國政府對香港政治形勢的判斷與過往不可同日而語。若港人能取得35+的奇蹟,逼使政權再次DQ民選議員,或會成為現時民主運動中的破局缺口,發生真正的「攪炒」。無人能準確預測民主運動應如何走向,但成功與否的關鍵,正是人民能否把握每一次的機會,為此政權的統治制造缺口,不斷創造管治危機,最終令圍牆倒下。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