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5/8 - 17:00

破窗效應

所謂黑白兩道通吃,不是因為社交能力高,而是黑白兩道,本來就是一線之差。

舉個例子,如果有人把兩公斤的冰毒交給我,我可以怎樣處理?在哪裏分銷?如何拆貨?與誰接頭?我全然不了解。連冰毒本身是什麼,我也只能靠維基百科去查看。如果有人把兩公斤的冰毒送給我,對我來說這只是一堆違法的化學品,與金錢毫無關係,想到的只是麻煩,毫無任何吸引力。

但是緝毒隊就不同了,他們對整個製毒流程瞭如指掌,無論是貨源、貨色、拆家、賣家、買家的關係網也一清二楚,對分銷手法洞若觀火。如果在沒有監督的情況下,緝毒隊員取得了兩公斤冰毒,這就不是一堆無意義的違法藥物,而是價值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的金錢利益。

廣告

不是每個緝毒隊員也夠膽以身試法,有法律的制裁,也許也有道德的制衡,但如果你是最高級的散仔,卻見上頭縱容濫捕濫暴,無視警例,無視法紀,難免未食藥已生出幻覺,誤以為破壞得一條警例,就能僭越另一條法律的界線。

好像在 2020 年 4 月至 5 月期間發生的緝毒隊員私吞冰毒案至今(5 月 8 日)只拘兩人,但試想一下,如果你坐飛機時有 25 公斤的手提行李,但偷偷不寄艙,地勤人員是能輕易發現,可能在閘口就把你攔著,要求你把行李重新寄艙。

如果想將緝毒得來的過億元冰毒,偷走 25 公斤私用,單靠兩個警員之力,沒有整隊幫忙,真的可能成事?

上不正,下參差,冰毒一案,看來只是冰山一角,陸續有來。

警隊違法違規人數,冠絕紀律部隊,實不足為奇,這就是警隊的破窗效應。上樑不正下樑歪,現實確實比電影更離奇,更荒誕,更無稽。

 

作者 FacebookPatreon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