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示威者的暴力遠遠比不上警方

2019/8/13 — 18:27

圖片素材來源:譚蕙芸

圖片素材來源:譚蕙芸

林鄭政府經常讉責示威者暴力,而對警方的暴力視而不見。有少部分人盲目跟着這個論調,把問題極度簡化。我們不妨探討一下暴力的形式以及雙方過去兩個多月使用的暴力情況。

1. 暴力是常用詞,但應用範疇很廣範,即暴力也有多種。適合現今情況討論的,可粗略分為兩種:(A) 侵害人身的暴力,如毆打;(B) 使用暴力去破壞,如砸毀建築物、刑毀。

2. 這兩個多月,所謂「示威者暴力不斷升級」,其實是 (B),包括破壞立法會、公共設施、警署甚至非針對人的縱火等;至於示威者有沒有把暴力延伸至 (A) 呢?有沒有肆意傷人呢?明顯較少。

廣告

3. 但討論下去前,先要提出一個疑團。因為警方已承認會派警員喬裝不同人士以便執法,但又不肯透露細節,以此推斷,警方可以扮成示威者、社工、醫護人員、記者等等,去挑動暴力。所以「示威者暴力升級」現在成為懸案,那可能只是警方假扮成不同人士去進行和挑動的,如果是這樣,「示威者暴力升級」便成了偽命題。

4. 示威者也有 (A) 的暴力,但大多是被捕、被追打時或反抗時使用。在衝突中,受傷最多的是警員,而且絕大部分是執行武力清場時受傷,在對峙時受傷的情況很少。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當數新城市廣場的混戰,而警察當中傷得最重的,應該是當晚被咬斷手指那位,但他也是執行職務時用手指按壓被捕者的眼睛,令被捕者情緒激動以致做出非常行為(試想,一個人要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咬斷人的手指?即使幾憤怒幾暴力也不過是出拳打一身吧,誰會走去咬手指)。

廣告

5. 至於一般市民,除了那些刻意挑機撩交打的大漢被反打外,也想不起有什麼無辜市民因為示威者的行動而受傷,反而聽得最多的,是無辜市民親口敘述自己無端捲入警方的暴力時,如何得到示威者的幫助和照料。

6. 簡單而言,在兩個多月內,示威者從不攻擊手無寸鐵的無辜市民。即使林鄭月娥今天說什麼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被破壞,實情也是示威者在閘外聚集,反被休班探員及家屬追打而引起毆鬥。

7. 示威者在 (B) 的升級是明顯的,但必須留意,這種升級極有針對性,目標清晰而不傾向波及無辜。曾被示威者大肆破壞的建築,主要是立法會、警署、個別建制派議員辦事處以及為設置路障堵路而拆毀或破壞的公共設施。但兩個多月裏,無辜商鋪受到牽連而損毀的例子,也絕無僅有(我只想起上水藥房,但那是涉及水貨活動的特例),遑論示威者主動大肆破壞無辜的商鋪。就算是那些撐警撐黑幫的商鋪,如吉野家,也只是變成連儂牆,並未受到破壞。(不妨問問大部分落閘不營業的商鋪,他們驚示威者,還是驚黑社會和警察)

8. 總結而言,所謂「示威者暴力升級」,明顯不應是 (A) 即傷害人身的暴力,而是 (B) 使用暴力破壞,並且有明顯針對性,不傷及無辜市民。

9. 反觀警方。首先,他們的「暴力」得到法律保護,故此可以大條道理說這是「武力升級」,但這種武力也同時受到法律的制約,不能過度使用。問題是,警方近日使用的武力是否受到制約呢?

10. 在這兩個多月,我已數不清有多少無辜市民被警方傷害。他們無端被大聲喝罵、被驅散、被打、被捕、吸入催淚氣體等,多到數不清。

11. 以暴力程度而論,示威者主要破壞死物,但警方就越來越傾向謀殺。單是 8.11,警察可以瞄準一個據說是急救員的少女的頭部,射爆其眼睛;在銅鑼灣,多次對已被制伏的人狂揮棍打到頭破血流還要再打到頭爆血湧;在太古站,警方可以在一米距離對毫無反抗正在後退的示威者作行刑式開槍,並在擠迫的扶手電梯追打落荒而逃的人,不怕人踩人。

12. 有記者質疑警方,點解 8.11 要向葵芳地鐵站內發射催淚彈,有冇顧及地鐵職員安全?警方發言人竟然說,因為裏面有示威者手持鋼珠丫叉,還大大聲反問「使唔使顧及站外市民的安全」(然後林鄭今日引用呢段作答)。就當示威者會對無辜平民發鋼珠(但事實上從沒有試過),鋼珠用丫叉遠距離射出,威力能不能跟布袋彈槍相比?可能連一支普通氣槍都勁過支丫叉。再者,鋼珠每次只能發一發,發射者也不是百發百中之輩,然後警察會覺得,為了保護站外可能被襲的數名市民,要立即發放催淚彈,讓站內所有無辜的人包括港鐵職員、乘客和路過市民一齊攬炒吸催淚煙,並讓煙霧殘留多天繼續危害未來幾日經過的人,你話好唔好笑?就像有人持手搶打劫,你要射個核彈去救大家一樣咁硬膠,然後再硬膠地話咁樣做好正確。

13. 除了警方使用的過度武力,還有對黑社會暴力的高度容忍。7.21 元朗恐襲的暴力令全世界咋舌,每一個白衫人都比任何一個示威者殘暴而且毫無人性,對平民百姓打到皮開肉爛。結果呢?林鄭只讉責塗污國徽,警方甚至不譴責,至今未有人被落案起訴,就算拉都只涉非法集結罪。然後類似的事在 8.11 的北角重演。跟黑勢力勾結,縱容他們使用的暴力,這種警隊難道就不暴力?

14. 至此,你還告訴我,示威者很暴力,而警察用了最低武力,警察受到威脅才升級暴力,警察做法完全沒有問題,什麼都是示威者的錯……這說得通嗎?

本文並非要為任何暴力開脫,也不希望鼓吹暴力。但我們必須搞清楚一些問題:(1) 示威者的暴力是什麼;(2) 示威者的暴力與警方的暴力(他們叫武力)相較下,其形式和後果有何差異。從以上討論得出 (1) 和 (2) 的答案,將有助我們認清楚雙方在做什麼,然後去回答第三個問題:為什麼局面會發展至此?如此下去,雙方的暴力會否還會在形式上轉變和升級?

所以,不要跟我說「暴力就是暴力」呢啲廢話,廢話是給不願或不能思考的廢物用,你可以向由市民供養理應保護市民的警隊說這些話。

如今,警察已發展到敵視記者、醫護、律師、社工、議員甚至市民,總之阻住他們為所欲為的,便是敵人。警方要與全民為敵,然後林鄭大大聲話人哋鼓吹仇警言論,真可笑。

P.S. 我想起《逆權大狀》和《逆權司機》的場面,裏面的片段根本就是今日的香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