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媒戰爭】半年總結:黃絲同溫層五點危機

2019/12/28 — 23:1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長篇,求細閱。這篇文章絕不討好,但思前想後,還是要寫。讀畢,可以 unlike,不要緊。

Facebook,真的是黃絲世界?

數據專家 Jansen 做了統計,半年結,由 6.9 至 12.8,香港各大媒體基本都乘勢而起,餅仔重新分配。

廣告

當然,只講 Facebook 並不全面。但以數據論數據,在大眾媒體的數字,都有一定意義。

一:紅媒靜靜雞崛起

廣告

人數升幅最大,不意外,是《立場新聞》,增加逾 84 萬人。其次是《RTHK VNEWS》,43 萬人,而最值得留意,是第三位的《南華早報》。

大陸背景的《南早》增幅強勁,上升 34 萬人。當然,作為英語媒體,光譜與地區性,是兩回事。

本地媒體與《南早》不能直接類比,但都有其參考價值。

早前我曾探討「外國人點睇英語文宣」,不少外籍人士表示透過《南早》了解香港局勢。

逆權半年,《南早》密集報導香港時事,不論社媒或網頁相信都有大升幅,應該達成了政治目的。

Like 數上升的十大專頁,第九位,是《HKG 報》,收獲逾 12 萬新讀者。

除了反映一定程度的網上藍絲人口,配合《南早》之升勢,十大升 Like 大戶,有兩個是深紅的親中媒體。

二:抵制紅媒未成功

有一段時間,連登人發起抵制紅媒行動。例如,石鏡泉相關的《經濟日報》與《香港 01》都是重點對象。

行家對於此行動各有意見,事實上都有不少深黃傳媒人,在以上機構工作及出力。但這是另一討論,我們回到數據分析。

行動期間,兩者 Like 數均見下跌。但內容與時間並行,一星期後已抵消跌幅。

長期媒體戰,要抵制敵對光譜,單次模式是情緒主導,而且十分被動。

回潮起因,石先生發動「打仔」,以及《01》記者上巴士,才觸動網民呼籲 unlike。

事件落幕,媒體運動如常,內容就會自然擴散。

長期抵制,需要更多文宣配合,將其變成習慣。當有重要獨家消息,如何分享,要否「破例 share xx」,都是一個好反思。

三:人數多不代表互動多

這一點尤其重要。

什麼叫「互動量」?簡言之,是 Reactions、Like、Share 和留言等等。

據 Jansen 整理的數據,抗爭半年,總互動數量最高的首二新聞媒體,是《立場》與《港蘋》。

多個數據顯示,兩大網媒在輿論戰之中,和紅媒起了很大的抗衡作用。

但互動量最高的第三、四、五名,是《HKG 報》、《幫港出聲》、《港人港地》,第七名是《南早》,還有第九名的《時聞香港》。

十大有一半屬於紅媒,互動量之高,甚至力壓《RTHK VNEWS》與《100 毛》。

講到 Like 數,明明本地親中媒體,如《HKG 報》等等,整體並不如其他媒體之高。

何以互動量如此誇張?

每日新聞之多,幾多人會持續互動,幾多人已感到麻木。在數據以外,生活之中,我們多少找到答案。

毋庸自責,在瘋狂的世果,這是活著必然的無力感。

四:要參與還是隔離?

來到反思的時間。

在各大 FB 群組,不乏這一類帖文。

「同我入去畀嬲嬲」

多數是紅媒出 post 大鬧抗爭者,叫網民投票。而嬲嬲代表支持黑衣人,所以手足希望發動同路人表態。

先不論其意識形態,結果而言,相關的紅媒帖文,往往極高 Reactions、極易破萬。而且留言甚多,分享亦不在少數,很多是同路人呼籲投票畀嬲嬲。

問題來了,到底應否在藍絲地頭表態?

推高的互動量,會被 Facebook 演算法認定,是值得推廣的媒體。在功能角度,其實每次黃藍投票,都在活化其專頁。

應該由得藍絲自High,還是勇闖敵陣表態?

再去到另一兩難。

要抵制紅媒,是將其隔離,還是參與其中?

例如,《港人港地》再有假新聞,大家應該入場留言糾正,還是閉目養神由鳩佢?

我覺得,也視乎你認定黃藍歸邊的程度。如果留言與投票,是為了讓藍絲發現黃絲的世界,某程度上,都覺得藍絲有得救。

留言與投票,是假定其資訊流通後,帖文中包含黃絲意識或真相。但如果你認為藍人已經病入膏肓,參與就只是情緒表達,沒有資訊制衡的作用。

而其實,大多數選擇入場的人,應該都沒有考慮太多。畢竟,在這個世道,能發聲的空間,已愈來愈少。

但是,往後媒體戰要打下去,就要找到共識。

五:黃藍的擴散模式

專頁內觀看影片的比率,與其相對,就是 shared post 的觀看比率。

簡言之,在愈多人在專頁外看到專頁的內容,代表其擴散率愈高。

《RTHK VNEWS》和《港蘋》,約有三成收視來自專頁外,《立場》則是約 25%。

Like 數愈高的,其實愈難擴散,正如《港蘋》已過二百萬人、《立場》已破百萬,塘水滾塘魚,有如此散播程度,已相當了不起。

但紅媒一樣表現良好,《HKG 報》有三成收視在專頁外,《南早》、《港人港地》和《東方》,一樣有兩成以上。

無論網上或現實,基數愈大,愈難走出同溫層。

「請廣傳」,三個字寫易行難。一萬分享已是國際級好數,以前幾千分享的文享就是爆紅。

但如今,每日消息何其多,新聞媒體以外,每個網民都是自媒體。幾多爆 post 來自素人網友,流通半日,又消失無蹤。

單純的分享,可能已經不算廣傳。

資訊爆炸,在 A 分享時,確保 B、C、D、E 會閱讀,才是最大挑戰。

擴散一個消息,是要分享,還是引發理解,深層次討論,再進入下個階段?

後者聽落最好,但今天的我們,有足夠時間嗎?

半年小結

再次感謝 Jansen 細心整理數據,對於社交媒體的資訊戰,極有啟發。

來到今天,資訊的流通,在於同溫層的互傳。政治立場妨礙了消息交換,傳播就變成鞏固,而非感染。

這種,正是政府日日講的社會撕裂。分離之中,紅媒崛起,即使社媒基數不及黃絲,仍要記住藍絲的陣地,從來都在現實。

這就是植根多年,建制派做得最好的地區工作。呼應每次選舉,親中有鐵票,這些民情,未必在 FB 與 IG 反映得到。

半年,光復是一種責任,但失去的,無法追回來。

願我們的世界,手舉五字會變歷史。祈求民主與自由,是平常事。

如果覺得有用,煩請廣傳。
香港人,加油。

 

數據來源:修例風波傳媒社交媒體半年結(Part I)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