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到底,__到底

2020/6/17 — 18:18

去年 8 月的事了。那天跟同事一同在沙田公園訪問,我客串攝影。Viewfinder 裡,印象最深的是他堅定的眼神、因被捕受傷而戴的頸套,和身上黑衣寫著的四個字:社工到底。

他叫劉家棟,註冊社工,23 歲。他被指於去年 7 月 27 日元朗衝突中,擋在警方防線前,以身體撞警員的盾,阻礙警方推進;今日在粉嶺裁判法院被裁定「阻差辦公」罪成,判處即時監禁一年,申請保釋等候上訴亦遭拒。

廣告

他是首名因反送中運動入獄的社工。

當日在元朗,劉家棟被防暴警察按在地上拘捕時,有鏡頭拍攝到他連頭盔、眼罩等裝備都沒有,只有手中高舉的一張社工證。

廣告

反送中運動一年,很多記憶已漸漸模糊。運動之初,社工的身影(及從大聲公放大的聲線)經常在衝突前線出現。他們沒有裝備,但照樣跟警察理論、喊話。然後隨著愈來愈多社工被捕,加上運動的形態也改變了(變得更流動),這些場面漸不復見。

劉家棟受訪時說,相信大部分走在前線的社工,其實都有被捕的心理準備。

他當時舉了一個例子,71 佔領立法會當晚,他身旁站著一個示威者,年紀和他不相上下。望著已撞破的玻璃門,劉家棟拍一拍旁邊的肩膀,用社工的口吻說:「入去,十年喎,可能開真槍喎…你知道㗎可?」少年回應:「我知啊。」然後衝進了立法會。這是他的感悟:「當年輕人都選擇置身危險之中,如果我話要同佢哋拍膊頭,無坐監的心理準備,點得呢?」

話是這樣說,但社工不過是凡人,也會憂慮,也會恐懼。

劉家棟在訪問裡憶述,由於被捕時扭傷頸,他很快就被送往醫院,亦不被允許下床。警方在 48 小時拘留期限屆滿前 25 分鐘,通知他將被落案起訴。儘管有心理準備,他當刻只能崩潰痛哭。同事記錄了他當時的想法:「超過兩日只能望住天花板,時間過得好慢、好慢,諗唔到嘢,瞓唔到覺。好恐懼。」

社工劉家棟(右2)

社工劉家棟(右2)

但另一方面,他在訪問中反覆提及,「我係個社工,都係個香港人。」

從不同報道會看到,劉家棟其實經常穿著那件寫有「社工到底」的黑色 T 恤。或者可以這樣理解:作為香港人,他的選擇是,將社工的精神,進行到底。

反過來說,每個人也有自己的「__ 到底」。是為專業,又或堅持。一如他的眼神。

劉家棟被判囚一年後,看到另一社工陳虹秀在 facebook 如此寫:「眼淚在眼框打滾。社工沒有傷害人,究竟他做錯甚麼?警察錯判或不理會現場狀況,沒有給予足夠空間讓市民散去,難道社工提醒不少已失控的警察,要留意驅散行動是否會導致人踩人的嚴重傷亡事件,就是阻差辦公?法官是否認為警察執法便可以妄顧市民生命和忽視人權?」

惡法年代,將自己專業進行到底,或者已是一種「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