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運人士的行為方式ㅤ總是戰爭的相反

2019/12/24 — 9:3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孫子兵法.第六篇.虛實》:

出其所不趨,趨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勞者,行於無人之地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必攻也。故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於無形;神乎神乎,至於無聲,故能為敵之司命。

出其所不趨,趨其所不意,只要你把這看成是戰爭。一切的行為專於於令敵人「預料不到」,所以專門對付一些懶惰於推演未來,以及那些推演只是為了虛榮的人。互相推算並不是為了讓大家當預言家或者占卜師,不是想當神人,你要推算才知道甚麼行為能令對方出奇不意。

廣告

推算並不是光環六合彩,賭光環大小,不是用來令你算到時自己出來拿光環說自己有先見之明的,而是用來決定下一步要怎樣投入資源的。沒有人能夠有 100% 的準確度,而是你要盡量增加你的準確度,因為你錯誤就會損耗你很難才得到的資源,跟你選擇投注甚麼馬買甚麼股票沒分別。

社運為何節節失利,是因為社運家愛好光環,再往前幾年你甚至看到一堆愚昧的人不斷主張社運就要「承擔」和「光明磊落」,因此他們永遠是先讓對方知道自己做甚麼,唯恐全世界不知,唯恐對方沒足夠時間準備。

廣告

社運人士策劃的東西會被打垮,因為他們的行為方式是戰爭的相反。

行千里而不勞者,行於無人之地也,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怎樣才可以減少損耗?就是不要攻擊對方重兵防守的地方,而讓自己重守的地方對方不能不攻擊。

這點也是社運想做的,就是猛攻最困難的地方,被政府操控的官司也好,選舉也好,功能組別,搞 NGO 也好。他們的特質都是建制重地,政府有非常巨大的規則優勢,資源優勢,一早已準備好怎樣對付你,他們的成功率都有非常客觀的數據和過去紀錄證明是極低。

社運人會為了「發聲」「證明制度不義」就會不計成本的撞過去,而對於正常人來說,制度不義是常識,制度不義就是對方在制度有絕對優勢。而他們喜歡在絕對有絕對優勢的地點決戰。因為他們想像中是怎樣去變成和改革建制,而不願意承認建制本身需要被打倒。

善守者,敵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於無形;神乎神乎,至於無聲,故能為敵之司命。

善於防守的人,使形勢變成敵人失去目標,根本不知道怎樣進攻,不漏出聲音,看不到形體。也就是讓敵人打不到真身,能打的全是假象。

這點對雙方都一樣的,市民還沒打散是因為沒有「真身」,你可以稱之為大臺,政府認為有,所以他們找尋真身去攻擊,才會希望不斷透過各種手術誘惑你去建立出來給他打。統合者是否存在不知道,就算存在,他也不應該被發現。所以合理的領導者理應是沒有光環,不會發聲的,因為被發現的傻瓜就會被攻擊。而追求光環的人就是如此。

攻守最終都是,故能為敵之司命,主宰敵人的命運,使其戰之於主場。

倒過來說,政府的策略也合乎孫子兵法,那就是不斷導向市民的進攻方向是他們最大防守的地方,就是在建制內玩,建制派玩建制,政府玩建制,當然是絕對主場。

就像拿破崙或希特拉攻擊俄羅斯一樣,你深入對方有利的氣候地形,要消費的資源就會大增,得回的東西效益就會大降,而對方的資源損耗就少,效益就大。此消彼長就是成本上的不同,對方總是誘惑你可以一下打垮他,但他的成本是天文數字,俄羅斯用首都誘惑他們去到自己的寒冬中,就是想敵人無限提升自己投入的成本,做最沒效益的事情,因為填不到數字而失敗。

抗爭與遊擊戰是市民的主場,而建制就是政府的主場,政府再怎樣投入巨大成本,都無法在街頭勝利,雙方僵持,而市民無論怎樣投入成本,都無法在建制勝利,只會得到僵持。而且一切的資源都暴露於對方的打擊範圍裡,政府可以任意打擊你的議員(DQ),任意玩弄行政程序製造成本,任意解釋玩弄法律,對付封鎖銀行戶口。

而社運者不計成本之後失敗之後,不是改變策略而是要求大家投入更大的成本。那就是永續的失敗迴圈,防守方只要不斷增加你攻擊的成本,你投入的成本是追不上的。站在政府的立場就是怎樣把那些他們重重防守的建制,變成你市民不能不玩的戰場。

香港的選舉社運就是十字軍東征,用了幾百年打十次最後都是要撤退,最後的結果就是不再十字軍東征,正正經經發展文明與科技勝過異教徒。

當然我知道香港大部份人都不能接受,無法理解,他們只會告訴你,他看不懂,不明,認為只有這一種方法所以他們就投入。因為大家一出生就被培養成一個建制派,你們只是不知道自己整個思想就是建制派,討厭政府才變成了「民主派」,但他們還是不能接受不走建制的方法。

而只有開放思想才有出路。光環是垃圾,不耍再追求這種東西。

所以重申,必須慎防沉迷於選舉或官司,這是我幾年來甚至更長時間的唯一結論。就算大部份人都不願意這樣做也不可能改變我的結論,主流聲音不可能讓我跟我違背孫子的古典智慧。

建制雖然不致於完全避免,總有碰到的時候,我也有幫過年輕人參選。但如果你認為選舉和官司就是決勝點,把他當成整個民主運動的核心並投以大部份的資源,那失敗並不因為政府可恥,而是因為資源錯配。整體抗爭資源用在官司與選舉上的,應該是少於 50% 甚至更少,但目前恐怕是 99% 以上。

不把大部份的資源放在對方難以防守的地方而是放在防守最重的地方,絕對是跟孫子兵法對著幹,我們要修正的是怎樣把 99% 投入建制的資源的比例改變。如果我們把 99% 的資源放在死地,剩下 1% 就算再神勇都不可能彌補的。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