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運能量學

2020/5/5 — 18:10

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製圖

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製圖

【文: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

社會運動只所以稱為「運動」是因為其需要能量,當能量增加,運動就會加劇;能量減少,運動就會乏力;能量耗盡並歸於零,運動就會完全停止。

要延續抗爭運動謀求出路,關鍵不在於有沒有「路線圖」。更不在於做冷氣軍師,試圖設計自以為可行的出路。思考固然是必要的,但不需要自我設限。

廣告

思考過去大半年抗爭運動的起伏以及謀求出路的時候,不妨以「能量」作為參考指標。簡而言之,能夠激發「行動」「情緒」的事件是有利抗爭以及增加政府壓力。用這個框架分析,你就會明白為甚麼選舉往往令抗爭變得平靜,因為選舉是吸收政治能量到建制內的過程,令社會上存有的政治能量減少。

當然,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以及明年的特首選委不能避免,問題是如何避免選舉吸收大量政治能量令運動走向死寂的局面?而選舉又是否必然減少政治能量呢?

廣告

如果選舉以後,我們關心如何與政府「討價還價」「談判」,顯然政治能量會跌入負數,然後抗爭陣營陷入內訌。為甚麼黃之鋒、朱凱迪、岑敖暉等人強調「攬炒」「破局」等關鍵詞?因為作為過往多場社會運動的參與者,他們很清楚政治運動的能量學。如果我們對議會存有不合理的過分想像,自以為可以組「影子政府」或者進行五大訴求的「和談」,還有「抗爭」的空間嗎?

如果選戰並不能激發新一波的政治矛盾和政治能量,運動的結果絕對會是悲慘收場。

 

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