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禁得光時,下次就禁埋五大訴求,再下次就 ...

2020/7/3 — 9:45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其實大家都明,禁得光時,下一次就會禁埋五大訴求,再下次就會禁結束一黨專政。

政權晚晚十一、二點就發表荒誕的決定和新禁忌,大概是要開始訓練香港人的自我審查,時刻量度自己一言一行有否觸及紅線,又害怕親戚同事鄰居督灰,甚或在反抗陣營堅持口號的分歧中挑撥離間。它要令人們因自我審查、懼怕和互相蔑視的循環中 disconnect。原子化的公民社會,不能匯聚力量對抗政府。

大概是兩個月前,我見到IG有個專頁在問「有什麼你想光復」。我記得自己答了光復人心,然後有人答光復警察、本土文化、移民審批權、工時長、樓價,又有人答要光復香港樂壇、 醫管局主席、本地足球、香港人的持久力(誤!)、核突電腦字招牌、中六生涯(我都想玩番 MSN 震震震)、光復強積金(相信係全香港人的共同願望)。每個人心中那光復了的香港,其實是多元混雜的,在政權的眼中卻只有顛覆國家,分裂中國的意圖,它的精神病已病入膏肓。

廣告

在我的政治思想慢慢成形時,「抗殖」是第一個令我切身體會的口號,接著就是「命運自決」,再來就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由拒絕政經形態被主宰,到確立作為自由人的身份,再參與一個共同體把自由實踐出去,光時在很多人是一個有生命力的信念,而這個信念是表達自由、言論自由的體現,沒有什麼行政指令或法規可以把它們煙沒。

這些自由受《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公約》保障,香港是締約國,而該國際條約的條款又因《香港人權法案》變成本地法律。在極權前面,條約法律它不看著眼內,但作為一個公民,卻有必要講清楚,我們為什麼擁有不可侵犯的權利。政權想辯稱言論自由不是絕對?好呀,《約翰內斯堡原則》有哪一條說政權可以隨便禁制人民的言論呀?

廣告

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一樣,表達自由是我的權利,也是我信的價值。

P.S. 那條強加在香港的國安法,第四十三條寫危害國家安全的信息發佈人,執法者有權要求信息的服務供應商移取信息。類似的條款,在中國18年《網絡安全法》實施細則中出現過,要求論壇的版主、流動服務供應商充當網警過濾信息,否則負上刑事責任。這一來減省了國家的維穩開支,二來由人民對付人民,減少對政權的不滿情緒。Facebook 說正制訂國安法後的回應和政策,一旦向習近平屈膝,杜特爾特、莫迪也會排著隊要求了交出控制權。以面書今日八面受敵的局面,名聲再在西方社會受損,恐怕令 libra 推出市埸添更多變數。It's your move now Zuckerberg.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