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片年代】政府倡修電檢例 崔允信:好過現在有證都不能放 周冠威:向全世界展示極權管治

政府早前宣布修訂《電影檢查條例》檢查員指引,要求檢查員就打算公開上映的影片檢查分級時,需留意影片中「可能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商經局今日(24 日)公佈《電影檢查修訂條例草案》詳情,賦權政務司司長,可撤銷已發出的核准證明書或豁免證明書。曾發行《理大圍城》等紀錄片的「影意志」,其藝術總監崔允信接受《立場》訪問時,認為立法未必是壞事,「到時你攞返張證(電檢證),我咪唔放囉,總好過現在有張證都不能放映」;曾執導《十年 ‧ 自焚者》及《時代革命》的周冠威,則認為條例修訂變相令「所有香港電影都是政治審查下的產物」,感嘆「過往我們理解的香港電影已經終結」,「對號稱最自由奔放的香港電影來說是哀歌」。

倡政務司可撤電檢證 規管擬擴展至數碼版本

商經局局長邱騰華今日舉行記者會,交代《電影檢查修訂條例草案》詳情。根據草案的立法建議,會賦權政務司司長,若認為上映某些影片會「不利於國家安全」,可指示電影檢查監督,撤銷就該影片已發出的核准證明書或豁免證明書(俗稱「電檢證」),換言之,曾經獲當局批准上映的影片,亦可被撤上映資格,變成禁片。

文件中建議,明文規定電影檢測員,須考慮影片的上映是否「不利於國家安全」,有別於過往文件所用的「危害國家安全」。邱騰華又否認現階段有禁片名單,但表明國安法訂立後有「新規矩」,「同一套電影,有時有些人會利用這些電影,作一些可能有機會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或活動,我們都需要加以禁止。」

雖然邱騰華指,「不利於國家安全」和「危害國家安全」,「意思一樣」,但外界仍然質疑,紅線是否再度收緊。

草案又提到,有團體設法避開法規,例如利用社交媒體,或即時通訊應用程式隱藏違法影片資料,建議賦權督察可在沒有法庭手令授權下進入及搜查任何地方,加強執法;並加以規管錄影帶、雷射影碟,進一步擴大至其他載有電影數碼版本的實物儲存媒體,如外置記憶體等。

《草案》將於本星期五(8 月 27 日)刊憲,並於 9 月 1 日在立法會進行首讀、二讀。

崔允信:紅線或勝白色恐怖 願與官方「鬥平衡」

曾發行《理大圍城》等紀錄片的「影意志」,其藝術總監崔允信向《立場》表示,通過《電影檢查修訂條例草案》未必是壞事,認為「先前的白色恐怖太恐怖」,立法反而清清楚楚、有規有矩,「到時你攞返張證,我咪唔放囉,碟都唔會賣,總好過現在有張證都不能放映」。他又指,影意志發行的電影,大多都「沒有錢申請永久證」,大部分電影的核准證明書需要逐次申請,但承認有關梁天琦的紀錄片《地厚天高》、《佔領立法會》、《理大圍城》都已取得「永久證」,意味著一旦被撤銷將會受影響,「邱騰華說沒有名單嘛,或者佢唔收(電檢證)呢。」

崔允信坦言,業內有人覺得他「好樂觀」甚或痴線,但他重申自己原則「好簡單」,「你話唔得,我就唔做囉,去搵我可以做嘅嘢」。他認為,現在推出的法例可能嚴格,影響所及不止於「影意志」,或逼使其他業界人士一起研究對策,「希望到時政府發信過來,說某幾套電影不能再放時,大家不要恐慌」。他又指,影意志發行的電影以獨立製作為多,成本不高,「拍出來,無法上映,沒太大損失」,他估計電影工業、商業電影所受的影響可能更大。

崔允信認為,現階段有待當局繼續釐清,條例是否純粹限制放映,「即是拍是有自由的,沒問題的,只要最後當局判定不能放映,沒有人放就不會犯法」。如是者,他判斷創作上仍有一定的自由,「照拍!你唔批,我唔放」。他又引述邱騰華今日在記者會上的言論「一再強調言論自由受到保障,兩者取個平衡」,「咁大家咪一齊去鬥個平衡」。

周冠威:自由奔放的港產片已終結

曾執導《十年 ‧ 自焚者》、《時代革命》的周冠威坦言,《電影檢查修訂條例草案》是「可預見的發展」,所以《時代革命》的影片素材已全部撤出香港,「代表之前我的判斷恰當,要做的都已經做了」。對於今日的公佈,他表示未有進一步構成心理壓力或影響,不過「雖然估到佢會咁做,但佢真係咁做時,都會感到悲哀」。

周冠威說,過去香港電影「號稱最自由奔放」,現在卻「將香港電影推到去政治電影,所有香港電影都是政治審查下的產物,過往我們理解的香港電影已經終結」。

周冠威以自身經驗為例,相信未來香港創作人可能要「兩條腿走路」。一方面繼續在香港創作,完全無關政治,例如《幻愛》;另一方面,要講社會問題的話便不在香港放映,或者轉到網上發佈,強調「有興趣有熱情的題材都會照拍」,不要自我限制太多,不會停止創作。

但「兩條腿走路」亦非沒有難度,最大挑戰不外乎資金。他認為,條例修定打擊投資者信心,「不要說賺錢與否,能否放映都不確定,風險程度加倍,直接影響投資者的意欲」,要尋找本地投資者將更困難。

問及若然政府撤銷《十年》的電檢證,身為導演的周冠威認為影響不大,「要賺的錢已經賺了、要發佈的渠道都已經發放了」。相對製作一方,他反而覺得撤銷電檢證對政府、政權影響更大,「事隔那麼多年,才來禁映是多麼荒謬的事,尤如向全世界的人展示極權管治,是好醜陋、好核突的一件事」。他又公開呼籲商經局主動聯絡,直指如果政府認為諮詢業界是重要的話,應當了解為何一套香港重要歷史的紀錄片不能在香港放映,「這條條文用不用都醜陋,真替他們感到難堪,希望他們回心轉意,做出比較得體的舉動,不要令香港繼續蒙羞。」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