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禮失求諸野

2019/8/27 — 17:26

8 月 25 日晚上荃灣有警員開槍,圖中為數名持槍警察之一

8 月 25 日晚上荃灣有警員開槍,圖中為數名持槍警察之一

大家都知道香港病了,警員開了實彈,街頭示威者與防暴警員的 Fox on the Run 遊戲看來膠著,局面需要由一外在力量打開。

警員刷槍走火

警員的行為以乎是自衛行為,但讓我們冷靜地想想,香港的反政府示威規模十分龐大,一般執行人群控制的警員,是否應配備手槍執勤?它值得研究。

廣告

筆者認為警員在這特殊情況,配帶手槍害多於利。情況有如懲教署,在封閉的監獄內懲教人員不配槍,是因為擔心被奪槍。

從這兩月的實際情況出發,警員的配槍是沒有必要的。在示威現場,配槍不能用作控制人群,反而前線警務人員的誤判,有可能令示威群眾進一步失控。目前警隊的防暴表現出了問題,似乎主要是沒有隊形。在城巿內到處有密集的人群,執勤的警員配備手槍幫不到他們驅散示威者,反而容易在警民衝突及推撞拘捕期間,擦槍走火造成嚴重傷亡後果。外國例子說明,槍殺示威者會觸發更大規模的抬真棺材的抗議遊行,港府不可能不察覺這點。

廣告

運動中的反效果行為

反政府示威浮現出越來越多的自我破壞活動,枚舉數樣以說明之。其一是針對港鐵、其二是破壞紅隧收費亭、其三是破壞店舖。

港鐵與五大訴求無關,將它說成為黨鐵於理不合,本末倒置。破壞紅隧收費亭令支持者失望,巿民不明所以。

破壞店舖的行為極之危險和不當,這等於執行私刑。在網絡上設定一些店舖為包庇白衣人,從而進行暴力報復,並不公道。

所有這些都讓人覺得不理智的勇武是為破壞而破壞,難以受虐者的身份為其施虐行為解脫。

再論破壞智能燈柱

智能燈柱經過正常立法程序及由文官執行,其執行過程經過各級公務程序處理。示威者指責其私下接通大陸等於攻擊整個文官制度。

大型反政府示威的類比

若從歷史汲取教訓,六七暴動的經驗最有參考價值,六七同樣地是大型反政府活動,同樣地出現大規模警察的非法暴力,只可惜香港人已先入為主,接受了港英對這件事件的解說。

六七的青年工人支持大陸政權,而反送中的參與者則恐共,這是不爭事實。但撇除這點,兩者的形態相似。事實上,全世界的大型反政府示威的形態也有相似之處,人們可以從中了解到政府的處理手法及其骯髒手段。

用網絡鼓吹暴力革命的KOL不會有興趣研究這段歷史,因為他們由屁股決定腦袋,但求鼓動年青示威者衝擊。

禮失求諸野

我們想了解香港病在何,可是根本事實比眼看的複雜。筆者的另一篇文章〈從美擬管制 14 項技術出口看其他〉談及深度做假。大家可以注意中美爭奪的第二項的網路張冠李戴技術。

(ix) Audio and video manipulation technologies (e.g., voice cloning, deepfakes);

筆者與兩位身在海外的教授友人分享香港局勢。當中的一位非常關注近況,計劃聯同一些熱心人士做些基礎民意調查,以作為認清目前情況的依據,為香港打脈。

重新啟動美港聯和加支聯

另一位是當年美港聯主席。美港聯是六四後在美國的華人知識份子團體,聲援中國民運。他認為香港已病入膏肓,無得醫。他有一個觀點頗有見地,他認為香港有很多叻人,但最叻的大都流落異地,現在留在香港的港官,到對話平台出謀獻策的,都是有私心私利和庸碌無能之輩。

筆者認同這點,在談話後私忖,當年的美港聯的精英猶在,他們關心香港之心仍在,他們現在的閱歷更深,應可重組美加各地聯會,合力為港出謀獻策,走出困局。

香港無論是否受到解放軍武力鎮壓,政經發展的停頓和頹敗之勢將延續多年,沒有大台的政治活動只能流於街頭抗爭。至於香港出路或如何吊命,始終需要成立一個後援的組織,這項任務似乎要靠海外的香港人,在遠離中共直接魔爪的地方,才能無顧之憂下進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