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學家想不談政治,政治卻會要了他的命

2020/3/19 — 13:51

袁國勇

袁國勇

袁國勇教授突然撤回明報的〈大流行源起武漢,十七年教訓盡忘〉文章,說自己不懂政治,不希望捲入政治,只想繼續有研究空間。

這是多麼可笑的聲明。都過了整個反送中運動,竟還有人naive地以為「 我不去理政治,政治就不會來理我」? 一個未成年的抗爭者都能告訴教授:任何事情在準專制社會裡,都必然牽涉到政治。

科學家欲尋找真理,但說出真相本身就具有「對抗極權」的性質在裡頭,所以沒政治醒覺的專家學者,在香港現今社會,根本做不到「講真話」這個行為。很簡單,譬如「要不要戴口罩?」這個問題吧。專家自然本著科學精神作答,但他也必須覺醒到答「要戴」的話,是要頂住政治壓力的;一個沒有這種覺醒、又害怕研究撥款受影響的專家,當聽到某領導說「戴咗,都要佢除返落嚟」,很可能會改口說「不用戴」。

廣告

可見說出真相,不能離開政治。這原是極簡單道理。中世紀天文學家哥伯尼,不也是害怕得罪隻手遮天的教會,在去世前不久才敢公開「日心說」理論嗎?

已撤回的文章

做科學研究,是為了尋找真相,但為了可繼續做研究,就撤回真相;這是自以為可「活於政治之外」的專家學者的悲劇。在今日香港,科學家或專家的職責已不是單純「躲起來做研究,找真相」,而是必須堅守脊樑,在任何政治壓力下都繼續說真話找真相,否則他只慢慢變成政權走狗。

廣告

網上也有人説,「公開文章再立即撤回」是教授的策略,目的是令文章曲線地廣傳,讓更多人知道真相云云。但這說法我真不敢苟同。把真相「撤回」,本身就代表你屈從於政權。

其實這場疫症由一開始已離不開政治,我們都打心裡明白。武漢李文亮醫生有想過要談政治嗎?他只是在醫生朋友群組說了「醫院有新沙士個案」 這真相, 並沒想牽涉政治,但政治卻找上了他, 最後連命都丟了(是的,我懷疑醫院因他是「造謠者」而延誤對他的治療)。

沒人能躲開政治,這不是簡單不過的道理嗎?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