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前線科技人員」:世界好大,市場非只有中國 請人「良知」比政見重要

2020/1/3 — 14:59

image credit: https://bit.ly/2SO6iFT, torange.biz, CC BY 4.0。photo credit: 立場新聞圖片

image credit: https://bit.ly/2SO6iFT, torange.biz, CC BY 4.0。photo credit: 立場新聞圖片

【文: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出版刊物「聞聲」第四期《聚.傘》】

香港正面對着一連串的「反送中」風波,四個月的時間,再一次像「雨傘運動」般引起社會各 界關注。不論是政界、社工界或醫療界別,也紛紛投入其中,利用自己的專業,為香港出一份力。而資訊科技界人士也沒有置身事外,勇於對香港的各個議題作出評論,希望喚起社會大眾 對時事的理解及關注。當中就以「前線科技人員」最為人所知,並積極推動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T)人士關心政治。 

「前線科技人員」是一群從事資訊科技界別的人士所組成的社會團體,大約有 10 至 20 名活躍 成員,當中以 IT 界人士為主,包括編寫程式設計師及項目策劃等工作者。而筆者有幸邀請到資深成員 Steven 接受訪問。Steven 畢業於香港大學 Computer Science,後來任職程式開發及 software development life-cycle 顧問。他一邊投身 IT 行業,一邊推動「前線科技人員」的發 展。談及「前線科技人員」的創立,我們要把時間推回到 2014 年。早於 2012 年,當時梁振英 管治之政府提出成立科技及通訊局,可惜計劃最後因立法會否決而擱置。直至 2014 年,政府 再次在當年施政報告提出成立創新及科技局 (簡稱創科局),以推動香港創新科技的發展。 可惜 Steven 笑稱當年他們一群 IT 界人士並不讚成政府的做法,認為不一定要有獨立部門才能發展科技,因此他們便「走埋一齊」,一同關注政府在科技界的各項政策。Steven 指,社團成 立不久便爆發「雨傘革命」,他們便擴大範圍,更進一步關注香港的未來民主和人權的發展, 特別是各項社會政策,例如 831 政策。 

廣告

「前線科技人員」由當時起便創立社交媒體專頁,在專頁轉載各種科技相關之新聞,提醒大眾注意不同事項。Steven 指社團內部設有私人聊天室,成員會先在那裡知會其他成員後,才轉 載文章,並在 Facebook 實行 scheduled post,會預先訂立指定時間發文。同時成員之間也會 互相配合,互相替對方檢查文字內容,確保用字正確,亦會避免「跟車太貼」,讓文章保留一 定的獨特性。Steven 亦笑稱,文章很大部分也取決於成員們的個人經驗及對該事件之認識, 因此並沒有太大限度。他們也不時投稿至《明報》及《蘋果日報》,例如 2015 年鉛水事件、 2017 年政府提出「智能燈柱」之建議等,希望讓大眾更了解 IT 界人士的意見。 

除了在網上發文表達政見以外,不同「前線科技人員」的成員也親身參與不同政治議題。包括在 2015 年發生的鉛水事件,成員也親身與政府官員對話,並提出意見。而在特首選舉中,他們不少成員,以及 Steven 本人,也是資訊科技界的選委之一,參與投票。此外,他們也活躍於業界。在立法會議員莫乃光先生舉行的一次關於 IT 界的勞工議題中,「前線科技人員」代表業界發表意見,探討 IT 界中「請人難,但搵工也難」的矛盾問題。Steven 坦言,IT 界一直存在不同層面的問題。首先是 IT 從業員自身的工作及就業情況,甚至是政府內的 IT 員工(大部分也是合約性質)的薪酬待遇。此外,是政府如何推動科技政策,並運用資訊科技與市民聯繫, 也是「前線科技人員」非常關注的議題。 

廣告

談及一連四個月的「反送中」議題,「前線科技人員」早前亦與其他 22 個專團發出聯署,發表聯合立場書,向美國國會議員追加條文。但 Steven 亦坦言指出,IT 界別並不像其他界別的人士,例如律師及心理學家,能夠把專業直接利用在運動之中,畢竟 IT 與普羅大眾沒有很大的關係。因此,他坦言 IT 界在民眾運動的參與也只能流於表面,唯獨是他們能夠多留意網上犯罪與中國內陸的條例是否有關連。因此,他們也只能多多在社交媒體呼籲市民參加不同和平集會。 談及早前在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Steven亦對此表達己見。他認為此法 案通過能夠對香港官員施壓,若果他們繼續欺壓市民,亦會有所顧忌,因為知道「世界睇住」 ,能夠對官員起了阻嚇作用。他亦認為,美國只是踏出了第一步,其他國家亦有機會跟隨,更 加能夠給予當權者一定的壓力。 

早前行會成員提出「禁網」,例如禁用「連登」和 Telegram,以限制市民在互聯網上的活動 ,Steven 亦表示,這並不可行。他指「禁網」有不同程度,亦笑稱若果把所有SPD 線拔掉也 是「禁網」,但我們卻連最基本的網上銀行或買賣股票也無法做到,所以他十分確定政府不可能推行此做法。對此,他指出互聯網其實是非常複雜的,並不是單單禁止「連登」的網址就能解決到,因為還有 VPN,可以重新連接該網頁,甚至是其他想要用的程式。所以 Steven 認為 「禁網」並不能達至政府想要的效果,並限制市民。 

對於香港發展創新科技,Steven 指並非只有中國內陸能給予資金,希望大家能放眼世界,而並非只有中國市場。在香港「搞科技」最重要就是要留意世界,若果沒有中國當地人脈,或不夠了解當地市場的「遊戲規則」,進入中國市場反而更加困難。Steven 強調香港一向熟悉自由的網絡世界,因而更容易了解其他國家的取態及市場,固此應多放眼世界,並於外國尋求資金。他亦表示全球各國發展科技的一大難題便是 — 人才。但同時,他們並不需要「一大班人」,而是少量「好叻嘅人」,正如現今最流行之社交媒體 Instagram,當初開發團隊也只有數十名人員,這正正便是在 IT 界成功的關鍵。而在香港,生活成本過高,導致難以聘請外國人才,他們亦因為機會多,際遇好,不必選擇來港工作。現在更因為各種政治風波,進一步令外國人才卻步,令香港發展 IT 行業「難上加難」。 

最後,畢業於香港大學 Computer Science 的 Steven 希望提醒現在修讀 IT 相關科目的同學,多學習知識及技術,以及增強自身思考及分析能力,而並非學習如何在職場上管治下屬的權術和猜測上司的心態,只有專業的 IT 知識才會讓你「通得全世界」。他並不鼓勵老闆聘請員工時留意政治立場,而是要留意其頭腦的分析以及明辨是非的能力,還有最重要的「良知」。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科技與政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