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移民在抵抗共產黨上的意義

2020/5/22 — 14:01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伊歸仁,已移民港人】

雖然昨天臉書上有很多朋友都說要移民,民調也顯示四成人表示打但算移民,但主流香港人對移民都抱有一種「情非得爾做逃兵」的負面想法。但事實上,移民是一個有效對抗共產黨的手法,筆者想借這篇文章,反駁民間對港人移民的謬誤,並對有意抵抗抗共產黨的作出呼籲:有能力者,反對極權者,請坐言起行,立即移民。

謬誤一:移民是去享受別人民主和自由的成果

廣告

民主和自由是需要維護和保養的,民主和自由並非一個可以坐享其成,甚麼也不做都可以享受的概念。民主和自由是要靠每個人的獨立思考和意志去維護,只要乎合拒絕專制和平等地捍衛每一個人的自由的原則,無論身在可方,你都只會是捍衛者,而非只有享受的寄生蟲。

謬誤二:移民是去享受別人的福利的寄生蟲

廣告

如果你肯捱肯做肯交稅,當你有份貢獻當地社會,又怎會是去享受別人的福利的寄生蟲?還要留意一個種點,在歐美重稅國家主張你交得起稅就有資格享受福利,有份交,就有份用,怕甚麼?

謬誤三:移民是劣幣驅逐良幣,把當地原有文化污染的行為

不是叫一窩蜂湧去同一個地方,也不是叫你在海外成立新香港。打算移民的人必須對當地文化和風俗有一定了解才應該去,也應該選擇歡迎移民的地方。移民的人也必須尋找自己定位和價值,成為一個當地需要的人,而不是一個找不到在當地社會價值,並經常自我質疑的人。如果你清楚自己的社會價值,對人友善,我看不到你會是劣幣一枚。

謬誤四:移民是去做二等公民

甚麼年代?公民就是公民,居民就是居民,公民和居民是兩個不同概念。大部分人移民不可能即時成為公民是一個事實,但你仍然是合法居民(當然是說合法移民),在法治國家就有有合法居民權利和責任。同理,雖然公民待遇略有不同,但責任亦隨權利增加。在大部份情況下,不是公民就不是公民,不會是「二等」。所謂二等,是一個種族分隔年代和殖民主義概念,在大部份移民國家早以不存在同身份不同權的情況。

謬誤五:離棄香港是逃兵

如果你有捍衛自由的決心,同時有一技之長,會說自由世界的普世語言。離開香港就是從一個危害國際社會的共產陣營,轉投到自由世界的道德選擇。如果你有能力和資格移民,但你仍然決意自願將知識和能力貢獻給共產陣營,你工作的生產力推動了共產中國的壯大、你交的稅授予他們永續無止境的、對人民的殘殺的許可和資金、你的子女為他們將來提供了一個奴隸庫,未來要任他們魚肉、你保留不了繼承香港獨有文化的血脈,還斷送了他日他們的前途。你的能力不用來貢獻自由世界陣營,雖不是罪過,因為總有人要留下抵抗,但絕對是浪費。

白一點說,一個自由、且首擁有武裝的平民監督的、一個強大的美國,是平衡和抑制專制的共產中國的唯一希望。沒有美國「世界一哥」這個有足夠震攝力的世界警察,不單香港會淪陷,世界也會隨之淪陷。然而美國要捍衛自由世界的安全,必需要投入大量資金。任何對中國的不信任和叛離,都是對專制的有效抵抗。把錢帶到自由世界,用只己的生產力支持自由世界,更是最直接的和有力的貢獻。

筆者並非否定一切留在香港進行的抵抗運動,但接受移民為有效抵抗的觀點,有助一批有一定財富和能力的人轉投自由陣營。污名化移民對抵抗運動沒有好處,雖然筆者承認部份移民的人仍然崇拜極權,但這不是抗拒一個如此有效抵抗的理由。

而移了民的人也不應在餘生做一個「自由寄生者」,移了民的人應該協助阻斷一切崇拜極權思想的散播,也應向自由世界講解共產中國的野心,和自由世界正面對的危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