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究竟什麼人支持何議員?

2019/7/25 — 13:12

話說,日前荃灣區某處舖位有兩塊玻璃,不知何解,自然滑落。店主未知底蘊,指控當時在場人士。路人甲是其中一人,他深感委屈,於是在網絡為此公開澄清。

「我絕對反對暴力。但若說荃灣居民要保家衛族我是支持的。雖知荃灣區若有妖魔鬼怪作崇,長期挑戰荃灣人的道德低線,有情緒是可以理解的。你話:『咦!連塊玻璃都放唔過?』我和你都係從好多好多片段睇到現場,究竟整件事是如可我不知道,可能是場內濕度太高,係若干物理條件下,塊玻璃自然滑落又唔奇,我唔知。你又話:『喂,譚凱邦係現場,同啲人一齊嚟㗎喎!』咁譚凱邦認識那批人,之前又或者食過飯,飲過茶,笑笑口影埋相,俾個 like,但唔代表佢之後有份一齊去捉妖喎。斷唔可以將兩件事拉埋一齊講。唔通有個人讀書好叻,叻到考埋個執葉律師牌照回來,譚凱邦讚佢叻,然後條友走去做狗,搞到香港雞犬不寧,咁又關譚凱邦事?唔係㗎嘛。」

以上所言,除譚凱邦查實確有其人外,其餘筆者一概未能定論說確有其事。

廣告

惟筆者知道,一名立法會議員,大方承認,與元朗各方勢力人士有交往。因為這是他自己親口承認。

何君堯議員。我不知香港運勢是否已告完結,除了「特衰政府」愈來愈「特衰」,立法會內建制閹人亦一蟹不如一蟹、不堪入目。

廣告

不過,若你問我,劍波又好,元秋又好,那個捉鼠能手又好,媚共得來達致可笑(苦笑)程度,尤可。但何君堯的言行,則實在令我感到一點可怖。

他的存在,突顯了新界鄉紳那種霸權,橫蠻;亦象徵特衰政府內的自治政權,那種似黑非白,以黑為白的生態。有說,一個人的為人如何,只需看圍繞他身邊的是什麼人便略知一二。

以往但凡政治人物,都會懂得避嫌。但何議員不受此規範,或者他有過人胸襟,況且按照中共邏輯,黑社會也有愛國份子,這個我便不評論了。

亦有如何議員所說,他和那些白衣人士握握手,食過飯,不代表支持那些白衣軍及後令人髮指,無法無天的暴力行為。但現在,我相信何議員你應知道你正和什麼人士交往吧,你會否和他們斷絕來往?會否嚴詞厲色,指責這些人士為「暴徒」?一如你整個記者會指責西環集會人士為「暴徒」那樣?

何議員,今後你做什麼,說什麼,相信明理的香港人,會繼續看在眼內。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